受被顶得往前爬攻跟着戳爬啊cao死你个浪货

要不是因为夜浩的经济关系,这些女生早就扑上来了。 一天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夜浩将书本都收拾好后,迈步走出了课室。 夜浩堂堂邪神,一身傲气,身上根本就没有了原本凡人的影子,全身上下看起来,就是一代绝世强者的风范。 周边的女生都不由得向她投来仰羡慕的目光,惹得周边的一些男生目光里充满了敌意。 夜浩摇了摇头,不去在意那些目光。 “这世界太和平了,我不该那么冲动啊!我可还想在这里好好的待下去的呢,这里可是美女的天堂啊,我怎么能被赶出去呢?” 走出校门,还没走远,夜浩就看到一群奇装异服的社会混混向他走了过来,一脸的嚣张。 “你叫夜浩?” 为首的男子叼着一根中华,竖起眉头,满是不屑的冲夜浩道。 夜浩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这家伙一头的狗屎黄头发,耳朵两边全是耳洞,挂着七八个银色的环环。 不用想也明白,这一定是周明虎叫来的家伙,想要教训自己。 夜浩堂堂一邪神,区区几个凡人想奈他何?笑话,夜浩不理会他们,直接从他们身边穿过去,像是没听见一样。 “你大爷的,老子跟你说话呢!” 狗屎黄大怒,一边吼着,一边握紧拳头朝夜浩的头砸了过来。 可是话拳头还没的砸过来,身子已经飞了出去。 “苍蝇怎么这么多?真吵。” 夜浩淡淡的道,被踢飞的狗屎黄躺在地上痛得要命,他根本不知道夜浩这一脚是怎么踢出来的,他竟然连看都没看见,今天早上他接到周明虎的电话,还有照片,要他收拾照片中的这个学生,出价一万。 高中生能有多牛逼啊!不就是高大一点的体育生吗? 可是自己竟然就这样被人踢飞了,老脸怎么挂得住啊?这要是传了出去,自己还怎么混? “揍死他!等什么?!” 狗屎黄忍痛喊了一声,周边的几个小混混目露凶光,一副打残废你的样子扑过来。 他们这些人平时就靠狠来吓人的,一些学生给他们收了不知道多少保护费呢! 可是这点小气势对夜浩来说,根本连屁都不算,屁至少还臭一会儿。 只见夜浩,双腿不断的转踢,身体不断的移位,双手始终没有离开裤兜,打这五六个人跟玩似的,不到一分钟,这几个家伙全部倒在了地上。 不是鼻骨断了,就是手腿骨折了。 一个个倒在地上叫苦连天,惨叫不断,场面简直太血腥了。 刚刚走出校门口的学生都吓傻眼了,周明虎今天被踢得不轻,不过总的来说也没什么事,本来想来校门口看好戏的,没想到刚刚走出来,看到的却是这一幕。 吓得连忙缩到了人海中去了。 夜浩拍了拍手,从这几个人的口袋里拿出了钱包,收走了五千多元的战利品,本来他是不需要这么做的,可是谁让他家经济条件不好呢? 拿完了钱,双手重新插回到了兜里,散慢的离开了这里,夕阳下,夜浩的身影说不出的霸气,孤傲。 静海高中,是静海的贵族学校,位于静海最繁华的地带,周边的各种娱乐场地数不胜数,黑道势力也是极其之复杂。 夜浩五千前年肯定是没有过去酒店的,现在这个世觉醒之前,也没去过酒吧这种地方。 他就知道那个地方有很多美女,对于有美女的地方,夜浩可从来不会拒绝的。 所以他来到了附近的一个酒吧,看看可不可以猎上几个美人。 夜浩直接就要了一瓶威士忌。 连续喝了几口之后,大赞好口感,周边的不少人看得呆了眼,眼前这个少年竟然连喝几口威士忌这也太牛了吧? 是不是来装逼泡妞的啊? 在这里可是很少有少年点这么烈的酒喝的。 本来周边的一些人以为夜浩没几杯就会倒下了,可是没想到喝了十多杯,还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心中也不禁暗暗惊叹奇人。 渐渐的,来的人越来越多了,酒吧也算是正式的营业了。 都是一些社会青年来这里玩,不过现在美女来的还少,当然,依附酒吧生存买技术的女人却到齐了。 这些女人可是要钱的。 此时一个美女盯上了夜浩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杯红酒。 “帅哥,让露儿陪你喝两杯吧,好不好?” 这个美女穿着粉色的吊带裙,胸口的事业线现形毕露,果然不愧叫露儿! 不过夜浩对于这些风尘女子没什么兴趣,说白了,这女人就是公交车,谁想上就上只要有钱。 “没兴趣!” 夜浩那冷淡淡的话让得露儿脸色不由得有些尴尬,以她的魅力,平日里多少男人想往自己的怀里挤呢,这小子竟然装清高? “替姐姐解解闷吧?”美女依然不放弃。 “你长得实在不怎么样,我没兴趣,要我说多少次?” 夜浩虽然很喜欢女人,但是对于风尘拜金女,一点兴趣也没有,甚至有些厌恶。 露儿脸色都黑了,她原本只是想来找这个小帅哥解解乐子的,没想到却碰到了钉子,让自己下不了台。 “你说我长得不怎么样?你对我没兴趣?你这个死穷鬼,没钱装什么逼啊!”这个女人一下子变得粗暴起来了,与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啪!”夜浩一耳光打了过去。 “别以为我不打女人,出来卖就要有出来卖的样子,你这是想老牛吃嫩草,还想我掏钱吗?滚!” 夜浩冷漠的道,他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可是露儿平时哪里受过这样的气?这口气她是怎么样也吞不下去的。 就在此时,门口走出是一个壮汉,身后还跟着几个小混混。 “豹哥!有人欺负我!” 露儿抖着一双凶器走了过去,一下就依在了这个叫豹哥的壮汉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