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胸mm

有前一任的军刀推荐,雷振刚进入军刀部队的速度自然是非常的快,体能,枪械,格斗三样检测结束之后,另外的考验却是需要进入森林之测验,刘峰的推荐,只能够对雷振刚个人的身份检查简单化,以及加快程序。 军刀基地通过卫星以及有线设备监测着雷振刚在森林里面的作为,检测他的人是军刀部队里面的一组十个人,他的任务就是要在一个星期之内在这十个人“围剿”之下活下来,或者干掉这十个人,自然这不是真正的杀死,双方用的枪都是感应枪,打在对方身上会自动感应对弹的人判断是死是活,当然其难免还会有用冷兵器之类的打斗,甚至在森林里面设置陷进,或者很不幸被这森林里面的野兽盯上。 雷振刚的速度很快的移动着,军刀基地里面的屏幕上面记录着雷振刚的速度,刘锋看了也不禁点着头,这个小子总算是几个月的训练,对于武功有了概念,照这个速度下去,被李承命种在雷振刚身体里面那一丝天地灵气很快会转化成他自己的真气,那个时候雷振刚的功力就会成倍增长。 “看来这个小家伙身手不错……”声音从门口传来,几个人立马很是恭敬的经历,刘锋却只是笑着站起来,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军人了,并没有敬礼,只是笑着看着走进来的赵从兵:“司令员,你终于还是来燕京了……” 赵从兵看着刘锋,不由得点着头:“说起来其实我们两个人都没有真正见过面,有两次也不过是远远地匆匆一瞥……”赵从兵很是慈祥的样子,在一边也坐下来,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是什么慈祥的老人呢。 “是,如果说我离开军刀部队,还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想见一见这华夏两百五十万军人之的两个人,您是其之一……”刘锋很诚恳的说着,目光之却是显露着他的真心。 “哦,我居然还有这个荣幸,却不知道还有一个人是什么人……”赵从兵很感兴趣,自己要不是之前不愿意踏足燕京这个地方,也不会现在才见到这个传说之的军刀的指挥官。 刘锋摇了摇头:“还有一个恐怕是茫茫人海啊……东南半壁江山一半是他打下来,这东南战役结束,却是挥挥手放开一切名利消失在众人视线里面的刘定东将军……” 赵从兵听道刘定东三个字嘴角也列出一条线笑起来:“东南最后一战,当年是何等的惨烈啊……我两个儿子也就在那个时候丧生……他们就是在定东麾下的,倒是我们一家和定东关系都很好,可惜这匆忙之间几十年都过去了,急流勇退,也亏他能够做得出来啊……老主席一直很感慨,那上将军的将军证都经常拿出来看。” 赵从兵两个儿子战死殉国这是几乎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刘锋听了也很是感慨,数十年前为了反侵略和建国,十多年战火纷飞,华夏大地三千万同胞丧身,何等的惨烈,何等的壮烈,别说要去经历那些,但是现在看看那种题材的电视和电影就会让人热血沸腾。 刘锋看了一眼赵从兵,那种战场上面建立的生死相随的兄弟之情,可不是那种吃吃喝喝的酒肉朋友能够相比较的,自己很明白,很清楚,因为自己也有很多兄弟就此一去不复返了。 “你既然要走,那么军刀的位置,你可有好的人选……”赵从兵不疾不徐的说出这么一句话,周围的人很是自动的离开远一点,这不是他们该听的话。 刘锋嘴角上扬,“我既然来这里,自然是有准备,我走了,我就把我弟子送来了,司令员心里面应该清楚……” “只是他刚来,怕是不能服众,而且进入军刀部队,我们该调查的程序是不会少的,这段时间里面,军刀的位置岂不是还要悬空着。”赵从兵虽然说着,目光却是紧紧的盯着屏幕之的人,这个时候雷振刚已经上蹿下跳的跳出了十个人的第一层包围圈。 赵从兵目光泛出一层色彩,雷振刚居然把手的枪扣在一颗大树上面,扳机用一根树藤系着,而自己的人却是在西侧二十米处,这完全就是要伏击走过来的人:“这样也能够打人……” 赵从兵有些不相信,你神枪手有的时候除了感觉也还要瞄准呢,何况这相隔数十米的距离,刘锋却是点了下头:“这是自然,气机被人锁定了,比瞄准器好用……” “怎么样,军刀的位子……” “还是你们看着办吧,现在的军刀,一半以上的人我都不认识吧……”刘锋苦笑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被之前东方家的那个蠢货自相残杀死了那么多,自己还怎么选择,“而且其实雷振刚过来,我也本来没有想要他进入军刀,因为他还有大仇要报,燕京注定要经历一个血夜,我已经不是军刀的人了,这些事情就不插手了,现在的生活,很好……” 赵从兵有些感叹着,要是之前没有东方家那个家伙的作为,现在刘锋还是军刀,根本就不用担心军刀指挥的问题,也不用补充这么多人,直到现在还是差之前军刀的成员很多:“终究还是国家对不起你们……” “砰……”枪声一响,这边屏幕前盯着的人指挥到,“七号,七号头部弹,一路向西,退出战斗……” “砰……”又是一枪,不过这一枪并不是雷振刚动手,而是对方的搭档,这两个人错开了走,并不在一起,而是相隔了十五米左右,而且前后也有五米左右,枪法很准,可是雷振刚并不在那个方位,这枪声一响,雷振刚站在一颗大树上面,手握着之前抓住的一块小石头向着那个方位砸过去,自己却是移形换影,向着自己的枪飞过去。 “砰……” “砰……”两枪,雷振刚握住自己的枪飞身下树,很是轻巧的落地。 “五号,五号头部弹,一路向西,退出战斗……” 五号听着耳麦里面传来的话很是无奈的端着枪向着西面走去,雷振刚却是整个人带着枪钻到了地上厚厚的树叶里面。 “这些都是你教的……”赵从兵有些好奇,因为自己听说眼前屏幕里面的人才学习了几个月而已。 刘锋摇着头:“有些东西是不用教的,这种题材的电视,小说很多,加上一个人的天赋,这种敏锐的嗅觉和动作,比去教他更好,至少不会有固定的形态去束缚他……” 赵从兵自然是明白这些,就像自己打仗,谁教的,没有人教自己,一脸笑着正要说呢,他的秘书却走了进来,低声道:“副主席,主席要见您……” 赵从兵一愣,知道肯定是又有什么大事情了,点头道:“那我就先走了……” 赵从兵站起来的瞬间枪声再一次响起来,可是画面之出现的不是人,而是野猪,枪声是有,但是要知道这枪没有子弹,雷振刚也没有想要动用真的子弹,而是摸出大腿上面的军刺来,目光一闪,一道光芒从手飞出…… 赵从兵站定了没有马上走,看着那道光芒射入野猪的猪头将夜5200里面,强大的力量把整个猪身掀翻,而且光芒从猪头将夜5200后面出来,整个军刺没入后面粗壮树干里面。 “你这个弟子很好……”这是赵从兵在这里说的最后一句话,转而快步走了出去。 雷振刚已经站起来,很快的向前跑去,用力把军刺拔出来,静心观察了四周慢慢的一路向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