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踉踉跄跄得从饭店里走出来,迎着冰凉的晚风,郭凡这才觉得脑子清醒了许多。夜色下的苏杭市总是明亮而又美丽的,绚丽的霓虹灯下,嘈杂的音乐夹杂着汽车的引擎声,勾勒出一副纸醉金迷的风景。郭凡点燃了一根烟,带着几分麻醉效果的尼古丁似乎不能让他的心平静下来。 距离《超能少年》的全网公映已经过去三周了,这部承载了太多人心血的动漫似乎并没有达到预期中的效果,初期的热潮很快就过去,随之而来的,则是铺天盖地的,让所有人始料不及,也完全无法理解的批评与谩骂声。 镜头重复,不尊重原著,分镜抄袭…… 这些水军拿着精心准备的资料振振有词的将这部他们为之努力了一年的国漫贬的一文不值,被带动节奏的热血青年一拥而上,工作室的微博几乎一夜之间被各种喷子占领,各种千奇百怪的骂声让他这个业界出了名的老好人看了,都忍不住一阵气血上涌。 “这叫什么事!“ 郭凡踩灭了烟头,呼出了胸中一口浊气。 干动漫这一行业已经有六个年头了,32岁的他几乎把大半个青春倾注在这个看起来前途暗淡的行业上,6年的坚持,不忘初心,其中酸甜苦辣,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知晓。 还记得他刚刚踏足这个行业,那时候的国产动漫行业是一塌糊涂,怀揣梦想的漫画家大多淹没在浮躁功利的社会风气中,而完全以圈钱为目的的劣质低龄动漫却大行其道,欺骗着观众的感情,就是在这样一个时代的背景下,他这个只有梦想其他一无所有的愣头青,就这么一头撞了进来。 然而梦想终究要被现实打败,就像动漫里那些牛逼冲天的boss,最终还是会败给自带外挂光环的主角。 这六年的时光,郭凡经历了多少别人不能想像的困难,落魄到极致的时候,他穷的几乎连泡面都吃不起,靠着画一些工口漫画卖钱,才能勉强维持生活,家人朋友的不理解和生存的艰辛仿佛一座大山压在他肩上,在那一段黑暗的岁月,他几乎萌生了解散工作室转行干别的想法,不过最后,他还是坚持了下来。 没什么其他原因,只因为心中那份信念与理想,人要是没了梦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他不想当一个为了生活而生活的机器。 而后六年,郭凡带着他的小团队在动漫界摸爬滚打,从一开始的四人到现在的几十人,亲眼见证了国产动漫从一开始的蹒跚学步到如今的初露峥嵘,企鹅的大力投资,无妖气,哔哩哔哩的日渐繁荣,说实话,他心中还真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超能少年》就是在这种大环境下产生的,说实话,当初拿到这个项目的时候他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个由企鹅,b站等各方投资的ip热门改编动画,竟然交给他这样一个小小的工作室来制作,直到他亲手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他才意识到,他所坚持的梦想,终于第一次向他露出了笑容。 为了做好这部动漫,工作室的所有人几乎天天加班,从画面,bgm,动作设计到剧情,无一不是精益求精,在此基础上,为了保证动漫的正常上映,在面对投资方的要求和大众的口味上,很多方面他也选择了妥协。 终于,这部被许多人关注的动漫如期上映,一开始播出好评如潮,然而当第三集的播出晚后,庞大的水军夹杂了海啸一般的批评与指责汹涌而来,让所有人始料不及。 这股带着毁灭一切气势般的节奏在一瞬间,让他们所努力的一切化为乌有。 跳梁小丑们尽情表演,键盘侠们挥洒文采,幕后黑手笑看风云变幻。 郭凡实在想不明白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他只是单纯的想把动漫做好,在他的能力范围内让观众满意,可是为什么总是有人要跳出来指手画脚,说这个不好,那个不好,这个是抄米国的,那个是抄米国的…… 他还想说,米国的《七龙珠》是抄的华国的孙悟空呢,米国许多动漫中的人物设定是借鉴的华国的《山海精》呢……为什么米国人做什么都是对的,而国人想努力让国漫崛起摆脱米国的阴影,却总会被自己人捅刀子?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民族的劣根性吗? 郭凡自嘲的笑了笑,收了收衣领,朝着马路对面的公交站台走去。 今晚的酒喝的有点多了,大家的情绪都有点激动,突如而来的风暴让他手下的这些年轻的员工有些难以接受,看着这些怀揣着梦想与信念的年轻人失意的模样,郭凡不禁想到了那是时的自己,一时间有些感慨万千。 不知不觉走到马路中央,这个时候电话突然响了,郭凡掏出来一看,是企鹅负责这个项目的经理,估计是找他商量如何尽快平息这场风暴以及后续洗白工作相关事宜吧,郭凡下意识的按下接听键,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重型货车如同一只发狂的野兽,从后方右侧的岔路口突然冲了出来。 意外就是来的这么突然! “快躲开!”郭凡好像听见有个女孩在尖叫,他猛的回过头,刺目的灯光在一瞬间晃花了他的双眼。 他下意识想要躲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冰冷的钢铁巨兽重重的撞在他的胳膊上,他像个没有重量的气球轻飘飘飞了起来,然后重重落到地上,鲜血如同喷泉一样朝四面喷洒,淡灰色的马路眨眼之后变成一片通红。 “我这是要死了吗?” 视线渐渐变得模糊,大量的行人迅速围了过来,窃窃私语声,纷乱的脚步声,报警的声音,叫救护车的声音,太多的嘈杂汇聚在一起,形成一道巨大的浪潮,冲他汹涌而来,恍惚之中,他看见那位肇事司机被警察从车上拽下来,整个人瘫软在地,仿佛失了魂一般。 不过这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了! 郭凡曾无数次构想过自己生命走到终点时的场景,在病床上,在办公桌上,在爱人怀中,就是没想到会是车祸这样草率而又无奈的意外! “妈的,我还没结婚呐!” 郭凡很想冲这狗日的老天比个中指,骂一句fuckyou,可是支离破碎的身体已经执行不了来自大脑的命令。 32年的人生如同幻灯片片一样,一帧一帧在他眼前不断闪过。 从呱呱落地到牙牙学语,第一次拿奖状,第一次打架,第一次憧憬一个女孩,第一次被女朋友抛弃…… 从高考落榜到步入社会,从历经磨难到苦尽甘来…… 太多熟悉的片段,太多亲切的面孔从他眼前一晃而过,然后渐渐模糊。回顾这一生,郭凡猛然觉得自己庸庸碌碌一生,像只蚂蚁一般任劳任怨,竟没有任何值得自己回忆甚至是追忆的事,一直信仰着梦想不愿随波逐流,可到头来竟还是被社会的浪潮磨平了棱角,融入了他所鄙夷的人潮。 “多么无趣的一生啊!” “要是能重来一次,那该有多好!” 弥留之际,他看到一道美丽的身影挤开人群,带着撕心裂肺的哭腔朝他冲过来,身后高大的男人猛的拉住她的手,像是要将她拉回来,然而还没等他伸手,他的身体就如同雕像一样,凝固在那里。 时光在这一刻被冻结。 围观群众的表情凝固在脸上,正在被警察带走得肇事司机保持着准备进入警车的动作,那个女人的泪水停留她眼角始终不曾落下…… 整个世界在这刹那间仿佛从立体变成了一副二维动画! 静止的世界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大约三四秒钟后,凝固的世界终于再次动了起来。 重型卡车飞速向后退去,消失在黑暗的拐角处。 地上干涸的鲜血变得炙热,重新流回他的身体。 先前还将他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立刻消散的无影无踪。 一股无形的力量将郭凡硬生生从地上拉了起来,他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一向身为无神论者的他在这一刻对那个原本熟知的世界第一次产生了怀疑,若是这个世界没有神明,谁又能解释他所看到的正在发生的这一切。 牛顿?哥白尼?伽利略?还是爱因斯坦? 公路上的汽车开始迅速向后退去,速度快的只看到一道道光影。 漆黑的天空突然亮了,又立马暗了下来,无数星辰迅速亮起,又消失,如此反复,时光在仿佛有了实体,幻化成天空的影子,在昼夜交替中不断拂过他的身体。 世界在飞速变化着,耀眼的霓虹遁入黑暗,高耸的大楼快速瓦解变成一堆钢筋骨架,然后消失,地面开始长出杂草,无数电线干破土而出,错综复杂的天线逐渐笼罩了整个天空。 日升日落,昼夜交替,四季变幻 …… “郭同学,你上来把这道题解一下!” “郭凡,郭凡……别睡了,老师在喊你……” 恍惚之中,郭凡感觉好像有人在推自己,声音带着几分急切,还有几分幸灾乐或。 这声音是那样熟悉,又是那样陌生。 到底是谁呢,郭凡思考着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可是不管他怎么想,他脑中始终一片空白,两个时空的记忆交加冲突,数不尽的信息疯狂的涌进他的脑海,让他的脑袋仿佛要炸开一样。 “啊……” 他大吼一声,猛然睁开双眼。 金色的阳光透过桌旁的窗户撒落大地,五十几道惊讶的目光齐刷刷落在他身上,夏日的微风推动教室的木门,路边的香樟树叶哗哗做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