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下她的肚兜 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计

一个男人可以描述出很多跟女人在一起的欢乐时光,但却很少有男人能够描绘出面对一个女人却是无可奈何的场景,而眼下的李文龙就遇到了这样一件事。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李文龙遭遇了人生中的两件大事,这一天,他进了全市最出名的豪嘉集团,这一天,他遇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人,这一天,让一贯行事稳重的他有些不知所措。 “文龙,听你叔叔说你在部队上是跟领导开车的?”上班报到的第一天,李文龙被办公室主任沈建叫进办公室。 “开过一阵子。”李文龙向来谦虚谨慎,这也是他跟随师首长多年总结出的经验,凡事还是低调一点的好,免得到时候夸下了海口却做不成事,最后丢人的还是自己,虽然他对自己的驾驶技术相当自信,但也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不过,心里面却早已经乐开了花,虽然这是一个伺候人的活,而且确实不怎么好做,但是潜在的好处还是不少的,而且绝对是一个抢手活,不知道又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想跟一跟领导,爽,真是爽,我老李上辈子积了什么福,这上天怎么就如此的眷顾自己呢? “林总的司机年龄大了,有很多事情不方便,你先开一下,合适的话就留下……”对于李文龙的表现,沈建还是比较满意的,当然,他的满意不单单是因为李文龙表现的很稳重,更是因为在前天晚上李文龙去他家的所携带的那些东西,如果不是看在那东西的份上,再加上当年跟李文龙的叔叔交情还不错,沈建怎么可能会把这种活交给一个刚刚来报到的新人? “是。”李文龙中规中矩的点头,但是,他并不像某些人那样点头哈腰,而是依然把腰板挺得笔直,这已经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了。 “好,不错,一会儿就这样精神着点,争取给领导留下一个好印象……”沈建起身拍了拍李文龙的肩膀,适时地,李文龙把放在身后的一条烟塞进了沈建办公桌下面的小橱里。 “你这是做什么?”沈建佯装发怒,却也没有推让。 “叔叔托我带给您的……”李文龙笑了笑。 “唉,李主任这个人就是……好了不说了,我们去林总那里……”沈建随手上锁拧下钥匙。 进到林雪梅的办公室,两组词汇闪进李文龙的脑海里--红颜祸水、祸国殃民。 以至于当对方抬起头的时候他竟然忘记了叫林总,眼睛只是紧紧的盯着那精致的五官还有那一张俊美绝伦没有丁点瑕疵的脸颊,秀发盘于脑后,工装衬托着完美身材,李文龙不是没有遇到过漂亮的女人,但是,他从未遇到过如此一个有韵味的漂亮女人。 “林总,这就是我跟您说的那个小李,李文龙……”沈建拉一把有些失神的李文龙,心里忍不住暗骂一句。 “林总。”李文龙赶紧回过神来,这初次见面就给对方留了一个不好的印象,让他对刚刚自己的表现很是不满。 “李文龙,退伍兵?”林总一双美目扫过李文龙。 “是,当了几年兵……”李文龙响亮的说到,不由自主的做出一个立正的动作。 “嗯,知道了,准备一下吧,一会我们去市里……”说完这话,林雪梅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手中的文件上。 沈建知道,这是领导给自己下了逐客令。 “这是车钥匙,赶紧去检查一下车子……”叫上李文龙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沈建在抽屉里拿出车子的钥匙“这是领导对你的考验,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能再出现刚刚那样的事情了……” 对于刚刚的事情,沈建仍然心有余悸,对于林雪梅,他是怀揣着十万颗敬畏之心,因为他在偶然间获悉了林雪梅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也正是因为那个秘密,才让沈建在面对林雪梅的时候始终是胆战心惊的,甚至说面对这个二把手比面对一把手还要用心。 “嗯,我会注意的……”李文龙不敢怠慢,这可是一次全方位的考核,绝对不能出半点的岔子。 “不管什么时候,安全是第一位的,有什么事情及时跟我联系……”沈建不放心的嘱托道。 “是,知道……”李文龙捏了捏手中的车钥匙,这玩意儿就等于是自己的饭碗啊! 下楼找到二号车,李文龙做了一次详细的检查,检查结果让他对前任司机肃然起敬。 行驶证,手盒的最显眼处,油,慢慢的,机油防冻液也都在最佳位置,制动、灯光、喇叭等等常识性的东西一切正常,再看看卫生,绝对可以用干净清爽来形容。 找出保温壶跑到水房打一壶开水,然后又翻找出茶叶盒,发现里面是一些红枣枸杞,李文龙心里暗暗的记下了。 所有的一切准备好,李文龙开车来到门口的位置候着,时间不长,林雪梅拿着自己的手包下来,李文龙赶紧把车子靠了上去,看看位置,心中忍不住一阵得意,这车子停的,领导伸手就是门把手的位置,两个字,绝了。 本来,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但是,李文龙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这个停车却是犯了大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