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分30秒不间断娇踹

二八芳华,一身连体白裙,青丝般披肩的秀发,瓜子脸,两个像是会说话的眼睛,如玉般的面孔,樱桃唇瓣不染而赤,浑身散发着兰草幽甜的香气,清秀而不失丝丝妩媚。 美,很美! 美的不食人间烟火,美的到了及至,宛如步入凡尘的仙子,黛眉微蹙,比西子还多了几分姿态。 “仙女?”这是左天第一个想法。 “薇儿,这就是你带来的两个保镖,竟然在我这里就敢动手,也太没有家教了!”张老爷子冷声道,胡子都翘了起来。 “张爷爷,你要为我做主啊,我就是来看看你,他就…就打我…还有天哥,您看…天哥都被他打到地上了。”秦寿圆滚滚的身体直接趴在了张老爷子的身上,而且边说竟然还哭了起来。 左天眼睛一亮,立时也是道:“张爷爷,他们是谁,竟然打我,我要回去告诉爷爷去。” 说着左天也是掩面哭了起来,那声泪俱下的样子真的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这个时候赵缺一和杨威哪还能不明白其中的道道,立时也开始控诉了起来。 一时,四个人俱是大哭了起来,而阿二顿时愣了,他也没有做什么吧,他好像也就是和左天对了一掌,而且不但没占便宜,还吃了亏,可是现在怎么看都像是他做了什么逆天的事。 唐薇眉头皱起,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正在和张老爷子在里屋谈事,听到动静就随着出来了,接着就看到了这一幕。 张老爷子脸上不悦,走到了左天身边,随意的握了握左天的脉搏,放下了心,“小天,没事,快起来,你爷爷要知道你在我这里受了委屈,还不拆了我家。” “奥”左天很委屈的站了起来,他可是直到张老爷子的本事,现在可不敢再装了。 “张爷爷,对不起!”唐薇歉意道。 “哼,薇儿,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张老爷子没好气道,“以后也不用来了,你爷爷的病我治不了,以前能压制他三年的病情,其实只是那半颗丹丸的缘故,现在药效过去,我自然再无办法。” 左天不觉有点吃惊,张老爷子这话说的可以说是很绝情,是因为真的生气了,还是确实治不了。 “张爷爷是我错了…求求你一定救救我爷爷,求求你。”唐薇一时竟然哭了,那梨花带雨的样子让人好不怜惜。 “张老,是阿二鲁莽,我这就让他给你道歉。”阿大突然道,说着一脚踹在了阿二小腹处。 阿二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这一脚踹到了地上,嘴角鲜血溢出,身体蜷曲,半跪着,牙齿紧紧咬着嘴唇,整个身体都在轻微的颤抖。 “张…张老,是我莽撞得罪了几位小兄弟,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一定要救救…我家老爷。”阿二弓起身子咬牙道,他把一切都揽在了自己身上,而一旁的唐薇两眼已经红肿了起来,竟是哭了。 左天本来还有点小得意,而现在看着唐薇伤心的样子,却是有点不好意思了,他本来也没吃什么亏,就是想戏弄一下阿二,报复一下阿二的出手无情,但是现在好像是把事情闹大了。 “那个…张爷爷,要不就算了,你就给她爷爷看看,你看她哭的都不好看了。”左天声音不大,却是刚好传进了唐薇的耳朵里。 张老爷子听到这话,不禁一愣,看着左天都快看直了的眼睛,一巴掌就拍了过去,“小兔崽了,多大一点,就会怜香惜玉了,你想帮她是么,那好,带她去找你爷爷,我是没办法了。” 唐薇听到这话,顿时脸上出现了一丝绯红,抬头看了看左天本想说点什么,但是想到张老爷子的话,一时却是不好意思开口了。 “找我爷爷?张爷爷,你是国医,我爷爷就是一个…你也知道…那个…他能看什么病。”左天吞吐道。 心里更是腹诽,家里的老爷子什么德行,左天想起来就觉得丢人,说不好听的那就是职业卖春药的,指望老爷子给人看病,还是算了,除了几颗金枪不倒,老爷子估计连把脉都不会。 “呵呵,小天你别小看了你爷爷,有些医生治不好的病,他一颗药丸子就能搞定,小病我行,要是治绝症,我不如你爷爷。”张老爷子笑道。 左天不觉一愣。 张老爷子他可是知道的,姓张名春生,人称妙手回春,虽然在雾隐镇没开什么诊所,但是周边医院解决不了的疾病,都会亲自来请他去问诊,就是在家也不缺上门求医的,家里老爷子更是说过张老爷子是国医,当年给首长都看过病,很是了不起。 可是…现在张老爷子如此推崇家里的那个老不死的,左天一时不解了,难道爷爷真有那个本事不成。 “不信么,当年我给唐薇他爷爷的那半颗药丸还是你爷爷给的,你爷爷说可保唐文渊三年性命无忧,现在算来离三年也不过一个月了。”张老爷子继续道。 左天不禁思考了起来,心里已经信了几分,看样回去要好好套套家里那老家伙的底了,这么多年,他竟然没发现老家伙还有这个本事。 “咦,谁在看我?” 左天感受到了一道炽烈的目光,立即抬了抬头,就迎上了唐薇可怜兮兮的目光,显然唐薇也是聪明人,她是立即发现了关键所在。 “好了,今天的事就这样了,薇儿带着你的两个保镖走吧,我这里是不留你了,你要是想救你爷爷,还是去找左佑那老家伙吧。”张老爷子叹了口气,很有深意的看了看左天。 “天哥,机会来了,美女要求你了。”秦寿小声道,“这美女可是比王艳漂亮百倍了,要抓住啊!” 而一旁的杨威已经羡慕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那猪哥的样子真是让左天恨不得立即给他几脚。 赵缺一倒是很淡定,看了看左天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露出了一个你明白的微笑。 果然,没等左天想好怎么面对,唐薇已经开口了。 “这位…同学,你能不能带我去见你爷爷?”唐薇咬牙道,脸上的绯红已经不见,却是多了一份坚毅。 “叫我左天吧!”左天想了想,“还有你也别报什么希望,我爷爷虽然有点本事,但是也不一定治好了你爷爷的病。” “你是答应了?”唐薇喜道。 左天无奈,点了点头,“跟我走吧,再不答应,你眼睛都哭肿了,人也不美了。” 唐薇听到这话,先是一喜,接着害羞了起来。 “秦寿,缺一,阳痿,走吧。”左天摆了摆手,“张爷爷,我先回家了,以后再来看您。” 张老爷子点了点头,转了身,却是掩面笑了起来,“这小子装起正经来还真有几分他父亲的样子,不过他那个不称职的父亲是个情痴,看他面相,倒是桃花运不浅。” ……………… 带着唐薇很快的到了家,左天心里还是有点小兴奋,这可是美女啊,比他在雾隐镇这么多年见过的所有女人都美,那个王艳和她一比,简直就是丑小鸭么,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也不为过。 “爷爷,我回来了!”左天大吼道,一脚就把门踹开了,“老家伙,你在哪呢,别炼药了,家里来客人了。” 所有人一阵大汗,唐薇更是掩嘴瞪着眼睛看着左天,这也太随意了吧,爷爷还老家伙,也不知道他怎么喊出来的。 唐薇随意的走了进去,刚刚迈进了屋子一步,杨威一看,顿时急了,“美女,别去,大黄快出来了,咱们现在外面等着,别去啊!” “大黄,什么?”唐薇不解,而阿大阿二却是突然汗毛一束,打了个冷颤。 “大黄是门神啊,你们快退回来了!”秦寿吼道。 可是话还没完,就看见一头米的黄色高狼犬从屋内飞扑了出来,两只前爪扑向了唐薇。 “不好!” “不好!” 阿大,阿二瞬间就是惊了,两人直接挡了过去,可是下一刻大黄就把两人扑倒在了地上,两只爪子分别按在了两人的脖子上,仿佛在说,在动我就要了你的命。 “好大的力气!”阿大一脸的惊惧,他现在完全看清了大黄的样子,可是感受着脖子上的爪子,他相信稍微有点异动,自己这条命就没了。不过好在唐薇却是被杨威三人拉到了一边,倒是没有什么事情。 阿二也好不到哪里,他今天可以说是很憋屈,先是在左天那里吃了亏,但是想到了家里的老爷,他忍了,但是现在却是被一只狗或者说看着像狗的畜生给抓住了小命,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 “咦!” “大黄,还不住手,给我回来!”左天从屋内走了出来,立即就看到了眼前的场面。 大黄听到左天的声音,又看了看爪子下的两个人,摇了摇尾巴跑到了左天身边,舌头还不时舔着左天的手。 “到后院去,今天别出来了。”左天喝道,接着拍了拍大黄的头,大黄夹着尾巴跑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