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小寡妇让我爽透了

“叮——”电梯在十八楼停下,大门打开,夏浅浅深呼吸,一步步走出电梯,小鹿般的双眼,到处张望着。 “1-8-0-2……”她看着手机里的短信,一边寻找一边张望着。 今天,是她的生日,与她相恋三年的男友刚从国外回来,说是要给她一个惊喜,约她来这边的房间见面。 “啊!这里……”突然,夏浅浅眼前一亮,在一个房门前停下,虽然那个2字有些奇怪,不过,确实是这里没错。 她带上明媚灿烂的笑容,小巧的手轻轻在门把上旋了一下。 “咔——”的一声,门开了。 门居然没上锁?是亦然故意开着的吧! 这么一想夏浅浅的脸颊飘上了两朵红云,心跳得更快了! 房间里漆黑一片,只有厕所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有人在洗澡,里面闪着微弱的灯光,将房间照亮了大半。 夏浅浅没有开灯,她要给亦然一个惊喜…… 进了房间,直接躺在那张大床上,盖上被子,内心激动着,等啊等…… 就在她快睡着的时候,脚步声突然响起,他,出来了…… “憋了这么久,不累?”毫无预兆的,一道磁性冰冷的声音响起,略带着一丝嘲讽和戏谑,还有一丝暧昧? “哗啦……” 感觉浑身一凉,身上轻柔的被子,被人用力的扯开,接着,一个重重的身子就压在了她的身上。 夏浅浅紧紧地闭着眼睛,脑子一片空白,居然连对方声音的差别都没有听出来,一心只有一个念头…… 亦然这么直接?要不要矜持地反抗一下? “哼……他们什么时候换口味了?居然送了这么一个小萝莉过来?”语毕,又笑了笑,“也罢,换换口味也好……” 这说的什么意思?夏浅浅此时秀逗的脑袋处于半当机状态,理解能力在一分钟前已经全喂了汪星人。 没有任何预兆,男人俯身送上了一个火热的吻,直接将她吻得晕头转向,找不着北。 吻轻轻的在她的唇边辗转,然后炽热地落在了她的脖子上,肩膀上。 一只有力的手,不知何时隔着她薄薄的裙子,落在她的身上,肆意的游走着…… “唔——”好热情,这架势,是想做什么?天哪……好羞涩,坏蛋,看看你怎么使坏…… 夏浅浅低呼一声,微微睁开双眼,细碎的短发,赤果上身,精壮结实,魁梧有力,凶蛮霸道,压在她的身上,便能叫她动弹不得。 这个男人,这个长相,是亦然吗?好像不是啊!不对!这不是他! 这特么到底是哪个瘪犊子? 夏浅浅用力反抗起来:“你,你是谁?混蛋,放开我!” “嗯?欲拒还迎吗?就不能换一招?我可都看腻了……” 夏浅浅闻言差点憋出一口老血:“迎你个头,臭流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男人就这么袒露着健壮的上身,挑眉,邪气的笑着,“我是什么人?”男人低头靠在她耳边轻声道,“睡你的人!” 好恶心的话!夏浅浅又慌乱又愤怒,抬起腿,膝盖朝着男人的下身狠狠的踢了出去。 “喔……你……你……” 男人显然没有防备,猝不及防下强烈的疼痛袭来,不由叫出声。 夏浅浅果断抓住时机一把将男人推开,跌跌撞撞跳下床,抓起地上的小包包,转身对着痛苦中的他叫道,“死变态臭流氓,你等着,我这就报警,有种你丫别走。” 男人眯起双眼,痛苦的捂着下身,钻心的疼痛加身,只能看着她光着脚丫跑出他的房间,杀人的心都有了。 该死的丫头,他宝贝要是有什么问题,他一定要她付出代价! 夏浅浅喘息着跑出了房间,手忙脚乱的要拿出手机报警,摸索了半天才发现,她的手机根本不在包里……也就是说她的手机还在里面…… 夏浅浅简直要崩溃了,急急忙忙的往前走着,试图找服务员帮忙报警,却在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男女的喘息声和叫喊声。 小脸一红,她想起自己刚刚差点被那个啥,就气得不轻,本着非礼勿听的心态正要跑开,里面传来的声音,却猛地让她停下了脚步,身体像是被定住了一般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亦然,哦,亦然,我爱你……” 亦然?她,听错了吗? 夏浅浅自我安慰,应该听错了吧,即使没听错,叫亦然的多了,也许人家叫王亦然张亦然猪亦然马亦然呢!不要疑神疑鬼自个吓自个! “顾亦然,我好爱你,我,我不行了……” 顾——亦然? 夏浅浅感觉刚通过自我安慰宽了宽心,下一秒又挨了一记闷棍,咬了咬牙,强作坚强,嗯,同名同姓罢了!怎么可能这么巧? 可是,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唆使着她,去看看,去看看…… 像是为了证实自己是对的,她转身,朝着那虚掩着的房门走去。 “吱呀——” 虚掩着的门被推开,里面点着暖色调的灯,红色的,很浪漫,很有情调。 而此时,大床上正在纠缠的两人,也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像是影片里上演的画面一样,迷乱,几乎叫人窒息。 那男人,真的是他吗?夏浅浅的身子在颤抖。 “谁?”这时,男人猛地抬起头,犀利的双眼,染上了情欲,红色的灯光下,微微湿透的短发和带着汗水的脸颊,无不诉说着他的性感和迷人。 啪渣!夏浅浅的心碎成了十七八瓣。 是他……是他……这个人,正是她朝思暮想的男人!两年不见,他似乎比当初更成熟了,尤其是此时,性感的他,美得叫人窒息。 可是,此时的他,却在跟另一个女人纠缠着。 “浅浅?”男人似乎才认出眼前这个长发凌乱,花了妆容,看起来像个小丑的女人是他的女朋友夏浅浅。眉头微蹙,试图起身,却被女人抱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