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多人道具调教np

日头高高升起,看着太阳的高度,陈小剑估摸着已经是早上十点多钟的时候,这间屋子的大门终于被人推开,来的依旧是昨天送饭过来的那四个小太监。 昨晚死去的那人的尸体,就被陈小剑放在临门的桌子上,四个小太监一进门,就正撞个正着。 看着被衣服蒙住的尸体,四个小太监瘪瘪嘴大叫晦气,连带着看众人的目光也多了一丝的厌恶。 不过他们却并没有因为看到私人而显得害怕,他们似乎对于死人这样的事情是司空见惯了。 这么一句尸体摆在那里,四个小太监也没有向众人多问上一句,只是留下三个小太监为众人盛饭,一个小太监匆匆出了房间。 那三个小太监叫骂着为众人乘上饭,饭菜与昨天夜间的一样,一碗半干不稀的米粥,一个粗糙的馒头。 屋子里的众人正吃着饭,就见两个个身强力壮的太监推着一辆平板小车赶了过来。 两个太监扯起陈小剑盖上的那件衣服,看了那具尸体一眼,一句话噎没有说,“嘭。”的一声抬着尸体放上那辆小车,推着小车渐渐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陈小剑冷眼看着这一切,低头啃起了馒头,他倒是不用注意饮食,只不过那米粥当中,因为掺杂了草药,味道实在是难以下咽。 勉强吃了几东西,陈小剑继续无聊的观望着窗外的景物,来打发这个无聊的时光。 也许是昨天晚上听了陈小剑的话,今天每一个人都吃的不多,木桶中的米粥,竟然剩下足足大半桶。 三个小太监惊讶的看着这一切,呶呶嘴想要说什么,但最终看了众人一眼,悄悄的离去了。态度却不复前面那么嚣张了。 看着三个小太监的表现,陈小剑知道他们一定知道;“一个刚刚被阉割的太监,一定要少饮少食。”这个道理。 或许是因为米粥当中添加的药草起了作用,今天哼哼唧唧叫唤人明显少了很多,这也让陈小剑的耳根子稍微清净了一下。 穷极无聊的陈小剑,望着窗外,过去所经历的种种事情纠结在陈小剑的脑海当中,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在陈小剑的脑海当中闪现,却最终定格在一张俏丽无暇的脸上。 陈小剑甩了甩头,似乎要将脑海当中的那个身影驱逐出去,可是越是想要这样做,记忆反而越发的深刻。 与她所经历的一幕幕,似乎犹在眼前,又似乎已经成了昨日云烟。 正在陈小剑回忆着过去的甜蜜恋情的时候,脑海当中的身影蓦然一变,变成了另外的一个身影:乌云一般的发髻,羊脂白玉一样的肌肤,温婉的目光………这个身影是那么的熟悉又好像是那么的陌生。 陈小剑心中奇怪,自己应该也绝无可能认识这样的一个人啊! 突然间他脑海一阵轰鸣! “啊!”陈小剑不禁痛的叫出声来,抱着头蜷缩成了一团。 良久这种如遭电噬的感觉才渐渐的消失,不过陈小剑的面容却已经苍白无色,浑身的衣衫已经全然湿透。 好像是脑海当中被人强塞进去了一些东西,陌生而又熟悉。 陈小剑知道,这是属于陈逸飞的记忆片段。 “陈大哥,你怎么样了?”身边传来少年关切的问候声。 “我没事!”陈小剑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随即心神沉入陈逸飞的记忆片段当中。 不知是什么样的原因,让陈逸飞的记忆并不是很完整,陈小剑翻阅了这一段仅有的记忆在渐渐得悉了陈逸飞之所以被卖进皇宫当中的原因。 他这副身体的主人陈逸飞,是京城四平帮的一个小头目,在城西那一块儿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主。 这陈逸飞是典型的混混儿,成日里无所事事,就是做些好勇斗狠的事情。 与别的帮会抢夺地盘,欺行霸市,打架斗殴干的都是一些无法无天的违法勾当,搁在陈小剑生活的年代绝对是个能枪毙十回的主儿。 陈小剑灵魂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只是知道,陈逸飞是和别人对赌,赌输了之后不认帐,这才被人卖入了皇宫里头。对此他对陈逸飞充满了怨言,如今他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反而对于陈逸飞的怨气要小了一些。 本来向陈逸飞这样的人,最终的归宿不外乎两种,一种是被绳之以法,另外一种就是在和别的帮会争地盘的时候被人围殴致死,可是一次意外却改变了陈逸飞。 陈逸飞一次和手底下的几个帮闲,去调戏一个叫做柔柔的青楼女子。 没想到那女子口齿伶俐,调戏不成反而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不过陈逸飞到没有因此生怨,反而因此迷恋上了那女子。 陈逸飞时时纠缠,最终两人彼此属意,互相私定了终生。 这本来是一段很浪漫的爱情了,可是那柔柔毕竟是青楼女子,身份并不能自己做主。眼看着柔柔距离“梳头”的日子越来越近,为了积攒够替柔柔赎身的银子,陈逸飞公然挑战京城当中赌王级别的人物——于宝来。 陈逸飞他爹也是个有名的混混儿,从小这家伙就耳熏目染,自然有着一手好赌术,几番赌斗下来,竟然连连获胜,赚够了替柔柔赎身的银两。 本来赌局要到此结束了,不过在于宝来的威逼利诱下,两人再次进行了一场惊天大赌:陈逸飞签下了一份卖身契,而于宝来却拿出了赌坊的契约。 赌局最后的结果是于宝来获胜,而根据陈逸飞的记忆,却是于宝来在赌局当中作假。 于宝来要陈逸飞履行契约,陈逸飞知道有问题自然不干,双方就此起了争执,于是于宝来的手下一拥而上狠狠的教训了陈逸飞一顿,一顿暴打之后就被卖进了皇宫当太监了,也许是因为伤势过重,再加上饥饿疲劳陈逸飞的意识消散,这才有了陈小剑的离奇的穿越。 陈逸飞的记忆大多是断断续续的片段,事情的种种经过,还是陈小剑根据所知道的种种记忆片段猜测出来的,不过在陈逸飞的记忆当中,对于两个人的印象特别的深刻的,一个就是赌坊的老板于宝来,另外一个就是那个叫做柔柔的青楼女子。 得悉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陈小剑只能摇头苦笑了,看来他和那个陈逸飞还真是同病相连啊! 不过让陈小剑有些想不通的是,陈逸飞之前虽然没进宫,但是他毕竟是一个天阉,这一点他一定不会不知道,那么还为什么会和一个青楼女子相恋? 这个疑问让他想了很久都有些想不通。 “这或许就像是,一个正常人没有办法理解同性恋吧,鬼才知道什么原因呢?”陈小剑如此的想到。 “陈大哥,你怎么了?”少年有些奇怪的看着陈小剑,面前的这个陈大哥似乎让他感到很是陌生。 “小飞,我没事的!”陈小剑拍拍少年的肩膀示意自己无事。 这个少年陈逸飞却是知道的,少年的名字叫做王小飞,是他家相邻不远的一个邻居。 王小飞的父亲在王小飞幼年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王小飞孀居的母亲抚养着王小飞和他的弟弟一起长大。 因为是邻里的关系,陈逸飞过去和王小飞的家里关系处的不错,在王家频临绝境的时候多少有些帮助。 通过陈逸飞的记忆,陈小剑发现陈逸飞倒是一个十分重视乡里情分的人,他一方面好勇斗狠,在京城当中是出了名的恶名昭著,另一方面却表现的十分的和善,在乡里乡亲面前却是个及其和善的人。 “也许我就是这么一个复杂的人,连我自己也搞不懂自己是怎么回事吧!”道。 这伙一说出来他把自己吓了一大跳,身子忍不住在炕上打了一个哆嗦。 陈小剑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身上却已经出了一身的白毛汗,就在那么一刹那,他自己险些当真以为自己是陈逸飞了。 陈小剑突然想起自己以前看的一些穿越的小说,一般都是猪脚一穿越过去,立马的适应了新的身份,并且很容易的融合了新的记忆。 这让真正的穿越了一回的陈小剑有些鄙夷,一个人哪里有那么的容易适应自己的身份转变的,再说瞬间融合记忆,那纯粹是扯淡,就算融合,也会变成与之前的两人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人的! 穷极无聊之下,陈小剑的脑袋瓜子就开始胡思乱想。 正在他发呆走神的时候,“嘭!”的一巨声! 这一间屋子的大门,被人一脚踹了开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炕上躺着的所有人都是一愣,大家有些不明所以,不明白为何在这里还会有人如此的嚣张跋扈,这里是大内皇宫是!按照道理,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应该表现出一幅恭顺谦卑的摸样啊……. 来人很快引起了屋子中所有人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