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首席宝贝要甜宠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叶茜,是你!

原来是你勾引我老公——

乔宝儿声音挤在喉咙处,曾经的痛彻心扉让她眼睛充斥血丝。

啪——

乔宝儿朝眼前的女人狠狠地甩了一个耳光。

叶茜你这贱人!你姐爬上我爸的床,你就来勾引我老公,你们两姐妹都不得好死啊——乔宝儿起伏胸膛,想起曾经绝恨的往事。

嘭然一声。

乔宝儿被人猛地推了一把,脑袋重重地磕到墙壁上。

乔宝儿,你敢打她!

易司宸换好了睡袍冲出来,保护着叶茜。

她眼眶里的眼泪不争气地打落,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看着自己老公护着自己仇人,这个小三,这个贱女人毁了她曾经的家。

发生什么事了!

楼梯口,君清雅脸色凝重,大步走了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妈,这是……易司宸支支吾吾开口。

易司宸向来害怕他母亲君清雅,当初就是君清雅让他追求乔宝儿,他才娶乔宝儿……

我,我要离婚……

乔宝儿扶着墙壁,站起身,哽咽的嗓音,语气坚决。

宝儿,离婚这事不能乱说,一家人有什么事好好商量……

君清雅朝叶茜看了一眼,朝管家命令,哪里来的野女人,赶出去……

妈,她是叶茜……易司宸一把护着身后女人。

而这时,突然孩子委屈大声哭泣。

听到孩子的声音,君清雅也是一脸惊讶,易司宸立即抱起三岁大女孩,妈,这是你亲孙女。

乔宝儿听到这里,面如死灰。

君清雅一直念叨着他们结婚三年,为什么乔宝儿一直没怀孕,突然出现可爱孙女,她心底惊喜。

叶茜突然跪在地上,流着两行泪哀求,伯母,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心心是您的亲孙女,她刚刚被乔宝儿推了一把,小手骨折了,我求你送她去医院,孩子是无辜的,你们要骂要打我一个人,别伤我的孩子……

孩子骨折了……

易司宸立即紧张地捋起女孩衣服,见女孩的右手一淤青紫,孩子哇哇地大哭不停。

乔宝儿你够狠,居然对我女儿下手。

乔宝儿气得眼眶通红,我只是撞了她一下,怎么可能骨折!

司宸,带我们女儿去医院,否则孩子的手就废了……叶茜拽着他手臂,委屈地哭泣。

易司宸那目光愈发阴鸷,乔宝儿,如果我女儿有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易家一阵慌乱,易司宸和叶茜抱着那女孩开车飞奔去了医院,君清雅也跟了过去。

凌晨静夜严冬,夜风冰寒入骨。

乔宝儿瘦弱的身板靠着墙壁,双手抱膝,她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

结婚三年,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离婚?

我说过了,不准你们离婚!

此时医院儿科走廊。

司宸,你喜欢在外面养女人生孩子,妈都可以不管不问,但离婚的事我绝对不同意!我都是为你好……

易司宸没机会反驳,而君清雅却一脸严肃,冷着声音吩咐,下个月君家举办一场隆重酒会,酒会那天带着乔宝儿一起出席,在你外公面前别给我丢脸子,记住你表哥刚从美国回来了,千万别得罪他。

表哥……

易司宸听到表哥两字,表情闪过复杂。

君之牧……

君清雅的脸色阴沉难看,她这位外甥突然回国空降IPG集团总裁位置,手腕铁血阴戾……

君清雅没有多逗留,转身便大步离开了。

易司宸看着母亲身影,表情变得若有所思。

司宸,你妈她是不是不肯接受我和孩子……叶茜一直躲在角落偷听他们说话,心情焦虑了起来。

她撒娇地挽着易司宸手臂,一脸委屈低泣,司宸,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我不应该回国打扰你,但是女儿从小没有爸爸,她一直被人嘲笑是野种……

谁敢说我女儿是野种!易司宸安慰地搂着她肩膀。

我一定会跟乔宝儿离婚,给我一些时间……

易司宸对叶茜温声细语之后,便一起进儿童病房看望孩子,孩子并没有骨折,只是手臂淤青一片,但叶茜说担心想让孩子留院一夜。

司宸,你明天还要上班,你先回去休息吧,我留下来看着女儿就行了。叶茜一副贤妻的模样劝他离开。

易司宸看向她,眼底多了一份柔情。

茜茜,你这么善良,这些年你带着孩子在国外吃苦了,城东那边我买了一套公寓给你,找了一位保姆,明天我陪你和孩子一起过去……

叶茜听他说给自己买了一套公寓,脸颊微红,司宸,我们终于可以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了,我不想再偷偷摸摸当第三者……

易司宸见她这娇羞模样,目光落在她敞开丰满胸前,俯下头朝她深吻下去。

别吃醋,乔宝儿那女人,我连碰她都觉得恶心,我很快就跟她离婚了。

当男人用下半身思考的时候,总会说出甜言蜜语,易司宸在医院走廊与她缠绵热吻一番之后,这才离开回去了。

叶茜脸上带着笑意目送着他离去。

直到易司宸消失在视线之内,她却突然变了脸色。

叶茜立即掏出包包里的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冷着声音命令,你跟乔宝儿那视频转发给我!

废物,我给你们这么多钱,睡一个女人你都办不到!

叶茜握着手机朝空旷的阳台那边走去,脸色阴鸷难看,对着手机大吼。

你说套房被别人占用了,这怎么可能,我已经跟会所的经理打了招呼,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抢我预订的套房……

手机那头的人解释一番,叶茜,对方带了八位保镖过来,会所总经理亲自出来招呼他,这样的人我可不敢招惹……

他到底是谁!叶茜气得大吼。

原本录下乔宝儿跟男人厮混的视频,那么就让乔宝儿身败名裂滚出易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会所的人不敢透露,不过我查到了,那男人姓君的……

叶茜听到手机那头传来的话,倏地脸色大惊。

姓君的……

君之牧!

君之牧,你这个混账东西,现在才知道回来!

宽大的客厅沙发中央坐着一位脸色威严的老人,他一身黑色绣金线唐装,柱着拐杖,气愤吼着他孙儿。

清晨五点左右,君之牧刚从会所赶回君家。

君之牧朝沙发那边多年没见的爷爷瞥了一眼,像是不太搭理老人,迈着长腿,直接朝二楼书房走去。

孽账,给我站住听到没有!君老爷子气得脸色都黑了。

之牧少爷,老爷子听说你昨晚回国了,一直在家里等你呢。

站在一旁的老管家缓声开口,脸上带着笑,少爷,这么多年没见,你长得愈发英俊帅气……

君之牧朝老管家轻嗯一声,转眸,打量着沙发那边的爷爷。

他爷爷精神抖擞,只是现在脸色黑成了锅底。

我有要事……他淡淡地开口,说着,直接迈脚朝楼梯那边走去。

有要事,所以不搭理自己家爷爷了。

君老爷子瞪着他气极了,不过也深知他那冷性子,只好对着背影大吼,明天晚上七点到戈登酒店去相亲……

不去。

君老爷子见他大步朝书房去了,完全不搭理自己,气得想拿拐杖去砸君之牧这不肖子孙。

你看!你看这孽账东西!!

老爷子,少爷刚从美国回来,你别这么急着逼他相亲……老管家失笑劝说着。

君老爷子老眉一瞪,我能不急吗,我君家就他一个亲孙儿,混账东西都快30了,女朋友也没一个,我什么时候能指望他给我生个重孙!

客厅桌面还摆放了一堆名媛千金资料照片,君老爷子早安排好了,让君之牧回国相亲,赶紧给他生了个重孙。

少爷自小就不大喜欢女人……老管家表情也有些担忧。

他们偌大的君家,冷冷清清,家里有上百名佣人,却只有君老爷子和他们少爷两位主子,对于他们少爷的婚姻大事,可是操碎了心。

君老爷子老脸黑沉,气哼一声,那孽账整天只会跟我作对,在国外呆这么多年不知道学了什么歪风邪气,他要敢玩同性恋,我肯定废了他!

老管家看向君老爷子,失笑摇头。

他们少爷虽然对女人很冷漠,但也不至于喜欢男人吧。

老爷子,下个月君家的酒会,到时圈里肯定很多名媛都会慕名而来,让少爷挑个喜欢的……

君老爷子想起酒会的事,老眉微挑,苍老的嗓音严厉地吩咐。

酒会办隆重些,通知下去,谁家的女儿能搞掂君之牧这孽账,无论出身,我都认她当我君家孙媳妇……

不知不觉已经一月底了,正值严冬,还有半个月就是新年了。

大红灯笼,街道彩灯闪烁,四处都洋溢着新年的喜庆气氛。

乔宝儿则心情沉沉地坐在一家咖啡厅。

她神色惆怅,右手一下下搅拌着已经凉掉的咖啡。

自从那天撞见易司宸与叶茜在易家鬼混之后,她回去了自己以前的公寓,躲在这小公寓里浑浑噩噩过日子,对比街景喜庆,她的心凉透了。

乔宝儿右手揉着太阳穴,可能感冒了,身体发烫有些头痛。

叫了服务员结账,想着回公寓睡一会儿,可翻动包包的时候,乔宝儿秀眉微蹙,表情有些复杂。

突然记起了,上次在会所跟那陌生男人的一夜,她仓促离开,落下衣服包包,包包里有她的驾照和身份证件。

可恶!

可能是现在身体低烧不适,想起丈夫出轨,自己还陪陌生男人睡,愈发觉得委屈,气恼低咒一句,眼眶有些湿润。

装什么可怜,乔宝儿你到底用了什么诡计让我妈不同意我们离婚,你死缠着我,你这女人真不要脸!

突然咖啡厅自动大门打开,易司宸像看仇人似的,瞪着柜台前结账的她,冰冷的声音带着嘲笑。

乔宝儿听到这把声音,眼底闪过一丝受伤。

她紧抿唇,扬起一脸假装坚强,转身直接大步越过他。

易司宸表情吃惊,看着她居然这样无视自己,心底莫名生起一股恼怒,伸手拽住了她胳膊。

放手!乔宝儿厌恶地甩开他。

易司宸看着她对自己的表情厌恶,心情更加烦躁,不屑地冷笑,乔宝儿,你别自作多情以为我过来哄你,只是我妈让你过去君家的酒会。

没兴趣!

乔宝儿身体不舒服,头痛欲裂。

这一个多月,她想离婚,可是都被君清雅一句话给回拒,只叫她别闹,而易司宸也听从她母亲的话,不敢再提离婚的事。

别浪费我的时间!易司宸硬拖拽着她上了车……

乔宝儿,你最好躲到角落去,君家的酒会你原本就没资格参加。

易司宸冷冷的声音警告一句,留下她一个人,自己转身大步就离开了。

君家主宅大厅,酒会盛宴,一派富丽堂皇,八米高的欧洲水晶吊灯在头顶熠熠生辉。

这感觉像是一场隆重的相亲宴,到处都是盛妆惊艳的美女,她们谈笑举杯,这些女人表情都非常激动。

乔宝儿情绪消沉,身体不适,便朝一个比较安静的角落走去。

然而这时,一道灼热的目光紧紧地跟随着她身影,她却浑然不知。

之牧,你认识那女人吗?

君家二楼护栏倚靠着两位身姿不凡的男人,其中一人好奇地问了一句。

君之牧目光沉沉地盯着乔宝儿那方向,冷峻的脸庞,没有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