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 一段污到湿的文字

因为现在是夏天,王艳丽穿的非常少,而且非常的薄,所以那么大的东西,她根本就没有地方放,于是就又放回了那个箱子里。

 

给,这次你自己用吧。杨二牛走过来将那个胶棒递给王艳丽,接着关心的说道:这东西虽好,不过像你这种小姑娘,还是少用为好。

 

 

王艳丽没接那个棒,而是搓着小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我想让你帮我……

 

 

说罢,她怕杨二牛不答应,又赶紧补了一句:等我学会了就自己弄,可以吗?

 

 

面对王艳丽的要求,杨二牛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所以他只有答应了……

 

 

于是在这个清风习习,已经有些微凉的夜下,俩人的身上再次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微微的轻哼之声,伴着虫鸣,再次在这大山之中奏起了俩人独有的韵律……

 

 

就在杨二牛和王艳丽都忍受不住,将在这荒郊野外进行实质性内容时,一声吼叫传来:杨二牛,你给老子滚出来,老子知道你在这儿!

 

 

美好的兴致被打搅,杨二牛那叫一个气,不过听声音已经不远了,于是赶紧整理好衣服,顺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没走几步,杨二牛看到一个长得又矮又肥,一张黑脸上小鼻子小眼的男人,而这个人就算化成灰杨二牛也不会忘记,他就是青牛村的首富,他恨之入骨的刘军。

 

 

刘军之所以会找杨二牛,是知道了白鸽和杨二牛今天的事儿,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所以要教训他一番。路上正巧遇到那群打猎的,得知杨二牛在这个地方,于是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当杨二牛出现在刘军眼前时,他弯腰捡起了一块石头,只见他怒视着杨二牛,眼里如同喷着火,一副要杀人的神情。

 

 

杨二牛丝毫不畏惧刘军的淫威,很平静的问道:你找我干嘛?

 

 

见杨二牛不以为然,刘军气的浑身颤抖,他指着杨二牛怒道:是不是你让白鸽跟我分房睡的?

 

 

杨二牛忍不住笑出了声,没想到这个白鸽还真信了,不过让他感觉奇怪的是,刘军是怎么知道的?

 

 

刘军见杨二牛不说话反而还笑,看这样是默认了,气得他嘶吼了起来:还有脸笑!老子要弄死你!

 

 

说罢,刘军挥着石头怒气冲冲的奔了过来,接着当头就是一砸。

 

 

砰!

 

 

刘军一愣,没想到杨二牛居然不躲开,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下。

 

 

而杨二牛若无其事的拍了拍脑门,邪魅一笑道:很好,持械伤人……艳丽你出来,刘军拿砖头砸我,等会儿你要给做个见证哈。

 

 

王艳丽缓缓走过来,然后冲着杨二牛点头

 

 

刘军这时才彻底清醒,顿时脸色大变,要是没人看到也就算了,自己还可以抵赖,现在有人给他作证,这事有点麻烦了。

 

 

还没等刘军反应过来呢,杨二牛便扭着他去了赵大伟的家,王艳丽则跟在身后。

 

 

大伟哥!到了地方后,杨二牛在院子里大声喊了一嗓子。

 

 

此时赵大伟正在屋里跟媳妇亲热,刚把媳妇的裤子脱了,差点没被这一声给吓萎,顿时他慌忙穿好衣服走了出来。

 

 

杨二牛见人出现,他指着刘军道:大伟哥,你是咱们村里的治安管理员,刘军他拿石头砸我,王艳丽可以给我做人证,这事你看咋办吧。

 

 

青牛村没有派出所,村委会就自己设了一个治安管理员的职位,平时就负责处理村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赵大伟就是治安管理员。

 

 

赵大伟先是一怔,然后有些错愕的问刘军:军哥,你没事砸二牛干嘛啊?

 

 

刘军不知所措,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毕竟自己媳妇要分房睡,这事说出去别人只会怪他没能耐,所以哪里说得出口。

 

 

见刘军这幅模样,赵大伟顿时明白了过来,他知道无论是什么原因,肯定是刘军的不对,毕竟他经常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儿,于是他想了想看向杨二牛到:你想怎么办?

 

 

对于这么一个报复的机会,杨二牛自然是不会放过了,他沉着脸回应说:当然是送到镇上的派出所啊,这可是蓄意伤人,至少得判个一年半载的!

 

 

刘军瞬间惊恐万分,他不由得大叫道:我不去!

 

 

之所以他会如此害怕,是因为他怕要是真的进了牢,等他出来了,别说老婆,说不定连家产都被别人给吞了,毕竟村里人都盯着他呢。

 

 

赵大伟自然也是顾忌刘军的身份,他怕万一不能将他给送进局子里,到时候他再报复自己,于是皱眉说:二牛,我看你也没伤着什么,照我看这事不如私了吧,毕竟大家乡里乡亲的,闹到派出所多不合适。

 

 

杨二牛等的就是这个,他故意斜着眼看刘军:私了?想怎么个了法呢?

 

 

赵大伟望向刘军,迟疑着说道:那我就做个主,军哥你拿点钱出来,就当是二牛的医药费,你看如何?

 

 

只要不坐牢刘军觉得都行,于是回应道:没问题啊,我现在马上回家拿两百块送过来。

 

 

啥?两百?杨二牛不由得冷笑了起来:老子被你砸了脑袋,就值两百?就是去医院做个CT都不只这个数!

 

 

刘军刚想反驳,赵大伟使了个眼色让他闭嘴,然后问杨二牛:那你觉得多少合适?

 

 

杨二牛假装思考了一会儿,随即说道:我现在派到咱们村做村医,我以一名医生的角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