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主超污巨细小说塞东西上学不许拿出来

欣姐帮我订了外卖,我问多少钱,欣姐笑了笑说算请我的。

我从兜里掏出二十块钱放在她电脑旁,说:“无功不受禄,不给你钱我吃得不踏实,怕噎着。”

欣姐把钱收起来,说道:“王浩,我觉得你以后肯定会有出息的。”

“为啥,就因为刚才给了你二十块钱吗?”

欣姐扑哧一笑,说:“我是说真的,你这个人吧,有原则,而且眼神特别清澈,是个能干大事的人,欣姐我看人准着呢。”

我胡乱扒拉了两口炒饭,含混不清地回道:“借你吉言。”

公司大部分人都喜欢中午组团叫外卖,既实惠又方便,只有少数条件好的同事才会下楼去吃更好的,所以中午吃饭的时间聊八卦新闻,成了办公室的保留节目。

财务部一组的主管叫陈晓生,绰号“八卦百晓生”,这不,饭还没吃完又开始在办公室里唾沫横飞了。

“你们知道吗,上午季总在办公室哭得老伤心了,那叫一个梨花带雨啊。”

几个喜欢听八卦的女同事聚在他身边,七嘴八舌地问道:“怎么回事啊,快给大家讲讲。”

陈晓生卖了一个关子,说:“你们要问怎么回事,其实我也不知道。”

“嗨,你又在瞎说吧。”有个女生白了他一眼。

陈晓生急了,回道:“这次我可没瞎说,季总真的哭了,我亲耳听见的,上午我肚子疼,跑了趟厕所,路过季总办公室的时候隐约听见了哭声。”

一个女生骂道:“陈晓生,你恶不恶心啊,大家吃饭呢,提什么厕所啊。”

陈晓生怕大家不信,指了指我,说道:“不信你问问那个新来的,当时他也在季总门口呢。”

大家朝我这边看了看,因为和我不熟,也就没了兴趣和我验证真假。

“你们说,季总位高权重,长得又漂亮,为啥哭啊?”一个女生问道。

陈晓生立马来了精神,回道:“还能为了啥,装纯呗,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咱们陈总早就想跟她好了,哪知道她这么不给陈总面子,一直在公司里装高冷女神。”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和陈总有一腿,不然她怎么当上副总的,她这是立牌坊……”

听到这里,我火冒三丈,明明是陈啸在办公室里欺负晴姐,晴姐才会哭,谁知道这王八蛋竟然乱嚼舌根。

我把吃剩的蛋炒饭一下子砸了过去,洒得陈晓生满身都是。

“靠,新来的,找死啊!”陈晓生急了,撸起袖子就朝我这边走过来。

我才不怕他,站起身直接和他对峙起来。

我这人虽然有时候腼腆,但是从来不认怂,而且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力气活干过不少,像陈晓生这样的小身板儿,我一个人能揍他仨。

张欣拦住我和陈晓生中间,说道:“陈主管,王浩今天第一天上班,你别往心里去。”

陈晓生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张欣扯了扯我的衣服,小声说道:“王浩,快点道歉,道完歉就没事儿了,听话。”

“我为什么要道歉,明明是他在这里乱嚼舌根说晴姐坏话!”我理直气壮地回道。

陈晓生一听,眯着眼睛说道:“哟,还晴姐,叫得可真亲热,对了,我听说早上季总还拉过你的手,你是不是被季总包养了啊,哈哈。”

我忍无可忍,朝他脸上一拳打了过去,谁知道竟然被人给拦下了。

“你俩在干什么,要打架出去打,别在公司丢人现眼!”韩雪握着我的手腕吼道。

众人一看韩经理来了,立马作鸟兽散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韩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没想到手劲儿还挺大,我的手腕被她握着,动弹不得。

她先是打发陈晓生去卫生间收拾一下身上,然后又冷声对我喊道:“王浩,你跟我出来!”

陈晓生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冷笑了一声,一脸幸灾乐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