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一下午上我两次_绝色村庄

“海柱,怎么办呀?”杨梅此刻脸红的像血一样,她又臊又急的问道。

“杨老师你别着急,其实很简单的,只是……”王海柱有些说不出口,毕竟需要用嘴把上面的毒吸出来。

“只是什么,你倒是说呀!”

王海柱支支吾吾道:“杨老师,这个毒要……要用嘴吸出来。”

杨梅心里一颤,想都没想说:“老师帮你吸!”

王海柱赶忙拒绝:“不行的杨老师,那里不干净的。”

杨梅见状娇嗔道:“海柱,咱们是师生关系,我怎么着也算你半个娘,怎么不能让老师帮你,是不是嫌弃老师年龄大了,不想让老师弄脏你的身体呀?”

王海柱赶忙说不是,杨梅道:“那就行了,听老师话,不然等会儿毒发作了,你以后就不能传宗接代了。”

一想到自己有断子绝孙的危险,王海柱这才点头同意了,杨梅正准备张嘴动作时候,忽然一声闷雷传来,刚才还艳阳高照,现在已经阴云密布了。

王海柱这才想起来,在回来的车上听天气预报说,今天可能有暴雨,于是他站起来跟杨梅说:“杨老师,我先帮你把荔枝拉回家吧,等会儿要下雨的。”

杨梅见天气突变,从口袋拿出卫生纸将王海柱被咬的地方包好,然后看着头上的一只眼颤着音道:“走吧,跟杨老师回家,到家老师给你消毒。”

忍着疼痛,王海柱来到了杨梅的家,王海柱说先把那些荔枝搬进屋里,要不然下雨就麻烦了,可杨梅坚持要先给王海柱消毒,毕竟那个东西更重要。

虽然王海柱还是有点羞臊,但他感觉越来越疼,于是她只好一咬牙听从杨梅的。

当杨梅再次看到让她心跳加速的东西,竟情不自禁地蹲在了地上,伸出一只细嫩的手,颤颤巍巍的抓住了那已经肿的像胡萝卜的东西,她将眼前散落的秀发撩起,缓缓张开了诱人的小嘴……

杨梅已经三年没感受过这个东西了,她心跳的非常快,眼神微闭的享受着,王海柱的比她死去的丈夫要强壮的多,而且眼前这个男人曾经还是自己的学生,这让她有些羞耻,不过更多的是兴奋。

而王海柱刚被杨梅两片火热的软唇裹上,顿时全身不停的颤抖起来。

随着上下的起伏,杨梅只觉得自己嘴巴像气球被不断的冲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