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情无悔全文章节殇情无悔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七月的夜,暴雨如注,电闪雷鸣。

一辆宾利慕尚在雨幕中缓缓开来。

突然间,一道身影疯了般冲出去,拦在了车前,停车!

下一秒,轮胎抓地,水花飞溅,刺耳的刹车声伴随着摩擦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响起,吱——

可惜还是迟了,宋颜被撞倒在地,磕破了额头,血不断顺着往下流,流进了她的眼里,被雨水迅速冲刷。

车窗落下,司机怒骂,找死啊你?

待看清楚了那张脸,司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他赶紧朝后座回过头去,语气紧张得不得了,先生,是,是宋小姐!

大叔!宋颜不顾一切的拎着手提箱,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抓住了车窗,急急道,麻烦您帮我通报一声陆先生,我有急事要见他……

不见。

清冷的两个字音从后座传来,转眼间被雨声湮没。

宋颜来不及分辨那道声音,急得眼眶一下子便红了,慌张去拍打后座的车窗,陆先生!

求您帮帮我,我弟弟得了白血病,医生告诉我,如果再没有合适的骨髓可以移植,他就活不过一个月了。

陆先生,现在只有您的骨髓才能救我弟弟,我求求您,我弟弟还小,求您发发慈悲,救救他吧。

雨越下越大,雷声滚滚。

宋颜的全身早已被大雨淋湿,眼睛几乎被雨水粘连的睁不开。

刚刚说话说的太急了,冰冷的雨水趁机钻入口腔,呛到了肺里,火辣辣的疼。

咳咳!咳咳!!

她扶着车身弯下腰,剧烈而又痛苦的咳嗽,几乎要把肺都要咳出了才肯罢休,可手里还在艰难的拍打着车窗,陆先生,陆先生,求求您了!

宋小姐……司机代为传话,我家先生说,他是个商人,不是慈善家。

我知道我知道!眼泪随着咳嗽冒了出来,和砸在脸上的雨水融为一体,咳咳……所以,我带了钱来的!

宋颜一边说,一边慌张的打开了手提箱,里面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全是粉红色的人民币,

这里是五百万,我知道陆先生不差这点钱,可这是我所有能拿出来的家当,还请……啊!

话还没说完,后座的车门突然打开。

她毫无防备,踉跄了几步就要往后摔倒,电光火石之间,一只大手伸出,及时揪住了她的衣襟,将她的身体往前狠狠一拉。

她感觉到了一阵头晕目眩,然后大半截身体落在了真皮座椅上,淡淡的冷冽的清香刹那间侵占了她的呼吸系统……

像是意识到什么,她惊喜的抬头,只是陆先生三个字还没来得及喊出口,便对上了一双熟悉的,冰冷无情的眼眸。

然而,就这样一眼,天地仿佛忽然就陷入了一种沉郁和死寂之中。

那一瞬,有太多的感受涌上心头,胸闷气短,呼吸困难,心痛难忍,陆……陆修瑾……

喊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宋颜觉得自己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气。

宋小姐……

男人薄唇微掀,清冷的声音里夹杂着无限的讽刺和嘲弄,拿着我的钱,来求我办事,在这南城里,怕是没有人比你更会做买卖了。

他的话像是沉重的雷,狠狠击在了她的身上。

她觉得疼,特别疼。

五年过去了,她本以为伤口的疤早已愈合,自己早已变得足够坚强,可再看到他的时候,她才知道,她有多自以为是。

陆修瑾,她只须看一眼,便溃不成军。

疼痛,撕心裂肺。

不是……不是这样的……

倾盆大雨迷得宋颜睁不开眼。

一道惊雷在天际炸开。

轰隆的巨响声,拉回了她的神智,她想起了自己来找他的真正目的。

她是来求陆修瑾捐献骨髓,救她弟弟的。

而不是解释当年的事,更不是把这得来不易的机会用来痛苦和悲伤。

她需要陆修瑾的骨髓,阿笙还在医院里躺着,等着姐姐找到骨髓去救他。

她的爱情和自尊在弟弟的生命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不是这样,那是哪样?

男人的语调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就连眼角的泪痣,都泛着寒光,你别告诉我,你手里的五百万不是你当初爬上我的床,狮子大开口向我要的?

陆修瑾!宋颜紧紧抓住了男人的手腕,强忍着心痛,哆嗦着嘴唇开口,以前的事,都是我的错,你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可是,我弟弟他是无辜的……

我弟弟还不到十八岁,就已经在医院里躺了三年了,如果再没有骨髓,他连一个月都活不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

薄唇扯出了一抹弧度,陆修瑾冷笑,宋颜,你弟弟死不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凭什么我要拿自己的骨髓去救他?就凭我给你的五百万吗?

说句不好听的,我巴不得他死。

宋颜瞪大眼,猛地吼出了一声,陆修瑾!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我错了,我错了!

宋颜痛苦的闭了闭眼,陆修瑾,我现在就给你跪下磕头认错好不好?你就看在我们曾经邻居一场的份上,不要跟我一般见识,救救我弟弟吧!

尊严算什么?

她不要,她通通都不要,她只要阿笙活下来。

看到她的膝盖往下曲,男人狭长清冷的眸子蓦地眯了一度,心中一股火气刹那间窜了上来,下一秒,猛地把她推出了车外。

宋颜被大力的摔了出去,整个身体摔到了灌满雨水的柏油路上,膝盖和手肘被粗粝的地面给磨破了皮,沁出鲜红的血液。

她顾不得疼痛,用手支撑着从地面爬起来,陆修瑾……

车门狠狠的关上。

同一时间,宾利的车窗打开一条缝,从里面咻的丢出来一个手提箱,砸在了她的身上。

漫天纷飞的纸张伴随着男人厌憎的语调,脏……

粉红色的人民币被雨水砸落在地。

引擎声中,宾利慕尚飞驰而去。

咔嚓——

幽蓝的闪电在的夜里劈开。

仿佛把天地间,都劈成了两半。

连带着把她的整颗心,都劈成了碎片,烧成了灰烬。

他说……脏?

他嫌这钱,脏?

其实别说是他,就连她自己都嫌。

所以这些年来,她拼了命的打工赚钱给弟弟治病,都没有动过他给的一分钱。

宋颜吃力的抬眸,宾利慕尚猩红的尾灯在雨幕中远去,恍惚间她想起多年前,他也是这样离去的。

他牵着林筱,坐进车里一起离开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天气。

她记得她在雨中追着他的车,哭着喊着求他别走,求着他不要丢下她,可任凭她怎么努力,他的车还是还是在视线里一点一点远去,直到最后,消失在雨幕中。

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她已经不太记得,自己朝着那个方向跑了多久,追了多久。

只记得自己站在十字路口,像个迷失了方向的孩子,蹲在地上抱着膝盖整整哭了一宿。

她找不着他了,她再也找不着他了。

深夜的柏油路上,她淋着雨,跪在地上,把一张一张的钱捡起来,塞回了箱子里,然后抱着箱子,默默流泪。

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宋颜穿着湿淋淋的衣服,拎着手提箱,失魂落魄,一步一步的走上楼梯,穿过走廊。

隐隐约约的,她听到了一阵不同寻常的声音,脚步顿时一僵。

她几乎是机械的侧过眸看去,伸手握住门把,轻轻一推,房门竟然没有锁,就这样开了一条缝。

室内暖黄的灯光,顿时从门缝中泄了出来。

房间里的声音,随之变得清晰,枫哥哥,别啊,等下万一被人知道。

男人的笑了,怕什么,他们知道就知道,反正你姐姐又不在。

女人不满,所以,你的意思还是怕姐姐知道?

别说话,专心点。

不嘛不嘛,我要你回答我,你是爱我,还是爱我姐姐?

当然是爱你了,明珠,我现在只爱你。

女人咯咯娇笑,枫哥哥,我也爱你,特别特别爱你,爱你一辈子。

宋颜恶心的想吐。

在这间房子里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未婚夫程枫,还有同父异母的妹妹宋明珠。

听他们话里的意思,他们这样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家里的所有人都是知道的,包括爸爸和继母。

只有她就像是个傻子一样,一直被埋在鼓里。

宋颜啊宋颜,你的感情还真是失败,你爱的人,恨你入骨,而你一直以为爱你的人,现在正在你的家里,和你的妹妹。

不,何止是感情,就连你的人生,都失败的一塌糊涂。

宋颜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就当真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谁?谁在外面?

房间里,传来一声紧张的质问。

宋颜推开了房门,看到床上脸色大变,慌乱扯着被子遮羞的两个人,唇畔的弧度越发深,遮什么遮,做都做了,还怕我看见?

程枫下意识的解释,宋宋,你听我说……

姐姐……

微微颤抖的声音,轻而易举的就截断了程枫的话,宋明珠躲在了程枫的背后,露出了两只怯生生的眼睛,我跟枫哥哥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这样,那是哪样?宋颜冷笑,难道妹妹你要告诉我,你们三更半夜抱在一起,只是盖着被子纯聊天吗?

姐姐,你别这样说,枫哥哥他爱的一直是你……

宋明珠的眼睛红得像兔子,惹人怜爱到了极点,我不会跟你抢的,我只是,只是……

宋明珠,你跟我未婚夫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完了,然后你搁这儿跟我说,你不会和我抢的,你不觉得恶心吗?

就算你要演戏,麻烦你也演的真实一点行吗?至少先得把衣服穿上再来我面前装白莲花吧?

够了!程枫把宋明珠牢牢护在身后,沉声打断了宋颜的话,宋宋,明珠是你的妹妹,你怎么可以侮辱你的妹妹?

宋颜盯着程枫,眼底带着绵长的嘲弄,言责,她睡了我的未婚夫,我还该感恩戴德?需要我跪下来磕头表示感谢吗?

程枫被宋颜的话搞得噎了一下,你!

那我真得感谢一下,感谢她身体力行,替我承包了渣男!

程枫怒不可遏,宋颜!

算了……

宋颜突然间觉得有些乏力,不想再跟他们浪费口水了,你们爱怎样就怎样,要继续也行,我现在很累,就先回房间休息了,你们自便……

留下这句话,宋颜拎着箱子,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不再理会身后传来细碎可怜的啜泣声。

走到自己的卧室,她搁下了箱子,连衣服都没有换,就这样满目疲倦的坐在了椅子上。

不过短短一个星期,就发生了太多的事,让她觉得很累,特别的累,可偏偏有些人,连让她喘口气的时间,都不肯给她。

姐姐……

宋明珠穿着睡衣走进了宋颜的房间,视线扫过她身旁的手提箱,落在了她狼狈不堪的身上,然后笑了,你今晚去哪儿了,怎么把自己搞得这般狼狈?

宋颜厌恶的皱了下眉,抬手指向门口,出去!

怎么我刚来,姐姐你就要赶我走?

宋明珠,这里没有程枫,你没必要在我眼前装!

我跟枫哥哥的事,你真生气了?

我再说一遍,出去!

宋明珠无奈的摊了摊手,姐姐跟我生气算什么呀,又不是我拿刀逼着枫哥哥,是他自己要来找我的。

枫哥哥还说,他早就厌烦了姐姐,不想跟姐姐你在一起了,你要怪,就怪枫哥哥啊,怪我有什么用?

宋颜深深吸了一口气,起身攥住宋明珠的手,就往房间外拖去。

宋明珠却不甚在意的咯咯笑着,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故意的,我故意勾引枫哥哥的,谁叫枫哥哥是你的未婚夫呢?

宋颜,只要是你的东西,我都要抢,不管是爸爸的宠爱,还是程太太的位置,或者的,如果抢不过来的话,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毁了啊,就像……阿笙!

听到阿笙两个字,宋颜的脚步突然一滞,心中涌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你什么意思?

宋明珠笑容深深,阿笙不听话,他只喜欢你,不肯乖乖到我这个姐姐身边来,所以……就别怪做姐姐的心狠手辣了。

宋颜的瞳孔,蓦地紧缩,双手在身侧握成了拳头,手指关节咯咯作响,阿笙的骨髓,是你抢走的?

阿笙病了三年,他们等了三年,终于在一个星期前,等到了合适的骨髓,医院也给阿笙定好了手术时间。

可她没有想到,手术前夕,主治医生居然打电话过来告诉她,志愿者反悔了,把骨髓捐给了别人,不愿意献给阿笙。

而且,骨髓移植手术,在当天就在另外的医院完成了。

如果要等二次捐献,至少要四个月到半年。

她可以等,但阿笙的身体等不了。

当时她还不明白,好端端的为什么捐献者说反悔就反悔,还根本没有给她可以挽回的时间和机会,现在她懂了,一切都是宋明珠在从中作梗。

她好恨,恨宋明珠的蛇蝎心肠。

宋明珠,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你怎么能恶毒到去抢阿笙的骨髓?他还没有十八岁,他还是个孩子!

宋明珠无辜的眨巴眨巴眼,我就抢了怎么着,谁让阿笙不听话,谁让你这么在意阿笙……

你这么在意他,我当然要毁了他,我要让你眼睁睁看着他去死,却什么都做不了,我要让你痛苦,宋颜,只有看到你痛苦了,我才觉得痛快!

因为我讨厌你,宋颜我……啊!

宋明珠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宋颜猛地摁在地上,揪着头发,疯狂的拳打脚踢,宋明珠,你竟然想害死阿笙,我要杀了你!

宋明珠不断惨叫,啊!啊——

爸爸,救我!

她捂着脸,摇摆着脑袋躲闪,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吧嗒吧嗒直往下掉,姐姐,你别打了,我好疼啊……

听到动静,家里睡觉的人都慌张的穿上衣服,赶了过来,结果看到的就是宋颜发疯一样殴打宋明珠的画面。

大小姐,大小姐,你别打了!

佣人三三两两的冲上去,把她拉开。

宋明珠哭成了泪人,宋颜挣扎着,放开我,放开我!

啪!

狠狠的一巴掌落下,宋颜的脸偏到到了一边,有腥甜的血液,一下子就从嘴角溢了出来。

宋永清怒斥,混账东西,你连妹妹都敢打了!

宋颜挨了父亲一巴掌,眼眶刹那间泛红,几乎是歇斯底里道,我就要打她,我恨不得打死她!

你妹妹到底哪里惹你了,你要下这样的狠手?

爸,宋明珠抢了阿笙的骨髓,她要害死阿笙!

爸爸,我没有……

宋明珠捂着满脸的伤,在程枫怀里瑟瑟发抖,眼里泪光盈盈,声音哽咽,委屈到了极点,

姐姐,我知道你看到我和枫哥哥在一起生气,可你再生气,也不能冤枉我啊,说到底,我也算是阿笙的姐姐,我心疼他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害他?

程枫小心翼翼的把宋明珠护在怀里,宋叔叔,刚刚宋宋看到我跟明珠在一起,的确很生气。

明珠要去道歉,我拦不住,可我没想到明珠这么善良,宋宋会忍心这样打她,还往她身上泼脏水。

宋永清怒道,宋颜,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竟然连在我面前扯谎都学会了!

我没有,宋明珠真的抢了阿笙的骨髓!

啪!

话音刚落,宋颜就又挨了结实的一巴掌。

这回她被打懵了,头脑和耳膜同时嗡嗡作响。

模模糊糊的视线中,宋永清指着她的鼻子怒骂,孽畜,还在嘴硬,你妹妹她从小就善良懂事,怎么可能像你口中说的这样恶毒?

还有那个宁笙,这么多年来,我们好吃好喝的供着他,生了病你还在家里拿钱给他治,我们宋家仁至义尽,他现在要死,跟你妹妹有什么干系?

宋颜全身都在颤,颤得心脏都要坍塌了,她狠狠瞪着宋永清,呼吸粗重,歇斯底里,爸,阿笙的医药费,我没有从家里拿,阿笙也不会死!

宋永清皱眉,不管拿没拿,宁笙死不死,宋颜你都给我记清楚了,他不是你的亲弟弟,你最好别整天为了个和宋家不相干的人,作天作地!

作天作地!

这个词用得……真是好。

宋颜看着眼前一张张丑陋的面孔,仿佛觉得这个地方就是人间地狱,他们一个个都是地狱爬出来的鬼怪,朝着她张牙舞爪。

这个地方,她一刻钟都不想多待。

仿佛多待上一秒,她就要立刻窒息死去。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可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手,只是甩开了佣人的手,头也没回的跑出了房间。

身后传来宋明珠假惺惺的声音,姐姐,都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

接着,是宋永清的,宋颜,有种你一辈子都别给我回来!

程枫说,宋叔叔,我准备取消和宋颜的婚约,你也看到了,她这般恶毒,我实在没办法容忍,况且我……爱的是明珠。

宋叔叔,请您把明珠嫁给我!

宋明珠,宋明珠,宋家的掌上明珠。

而她宋颜,什么都不是。

这个家早就被宋明珠母女抢走了,爸爸,也不再是当年的爸爸了。

没有人会相信她,没有人会心疼她,所有人都爱宋明珠,只要宋明珠装柔弱,装可怜,所有的事都会变成她的错。

在宋家,她甚至连呼吸都是错的。

凌晨三点半,宋颜像是孤魂野鬼,独自坐在路边的长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