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第一次很嫩很紧_触手强制h受孕全彩本子

嫂子今天的嘴唇涂成深红色,非常鲜艳迷人,坐在一张沙发上,穿一袭轻纱,没戴文胸,玉腿横陈,。

刹那间,我都惊艳了,嫂子此刻就像是女王!

全场礼物纷飞。

在沙发上,她时不时张开肢体,让人看得目眩神迷。

这还是我那个贤淑文雅的嫂子吗?

我忍不住吐槽,但又看得目不转睛。

忽然冒出一个周大少,给嫂子打赏了一艘又一艘游艇和别墅,甚至还有价值888元的太空飞船,简直耀瞎了我的眼睛。

因为这种平台很小,能刷这么多的人非常少。

嫂子很开心,直叫他主人,让我看得难受。

看来嫂子昨天叫的主人就是他。

为了周大少,嫂子还把轻纱脱下来了,只穿着小内内。

那姣好的身形,让我看得目眩神迷。

这时,周大少居然提出了一个要求,说嫂子天天穿条裤子都看腻了,让嫂子全部给他看看。

下面很多人跟着起哄让嫂子。

我这才知道嫂子直播没过,心里莫名就有些高兴。

不过我现在更多的是纠结,一来我想让嫂子,因为我也很想看。

二来我又有点不想嫂子做这样的事。

最终,嫂子一脸为难的拒绝了周少的要求,说她只能这样播,让周少体谅一下。

周少马上就不高兴了,说嫂子再这样就不支持她了,还说平台其他女主播,为了吸引人观看,都玩刺激的,去街上随便拉一个就能啪啪啪,让嫂子也去找一个,他送十艘太空飞船!

顿时,所有人包括我都惊呆了。

那就是接近一万块啊!

但对我来说,惊讶之后是愤怒,因为——

2.jpg

这个混蛋,居然要我嫂子随便找人睡觉,还要直播给他们看?

那样做很不安全哦。嫂子委婉的拒绝了,让我很欣慰。

但没过多久,我就傻眼了。

因为周大少居然提高价码,再送十艘太空飞船。

其他人也在起哄,纷纷许诺送这个送那个。

全部加在一起,接近两万块了。

我看见嫂子明显露出心动的表情。

我在心里哀求着:嫂子,你可千万别这样做啊,现在已经是你的底线了。

这时,嫂子居然答应了!!

我傻眼了,心里堵得慌。

但接着又听嫂子说,她虽然答应,但不会去街上随便找人,她得有选择权。

有人说:不能找老公,那太不刺激了。

其他人纷纷附议。

嫂子说:我不会找老公的,你们放心,我会找一个比路人还让你们刺激的男人。

周大少立刻问:谁?!快说。

有人说:嘿嘿,不会是隔壁老王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点慌乱。

比路人还让你们刺激的男人?

但不可能是隔壁老王。

难道是……

就在这时,我脑子轰的一声!

因为嫂子居然说:是我小叔子,他也在我家住,就住我隔壁,我老公出差了,我就找他吧。你们看……怎么样?

说着,脸红红的。

顿时,直播间喧哗开了:

跟小叔子做啊?哈哈,肥水不流外人田。

我喜欢!够刺激!

赶紧,赶紧叫小叔子过来跟你做,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嘎嘎!

……

我还是蒙的……

小叔子?

那不就是我?嫂子脸更红了:你们不要急,我小叔子不知道愿意不愿意,我还得去做他思想工作。你们先等等,我现在去找他,怎么样?

他们纷纷说好。

嫂子又说:那各位主人,是不是应该预付定金,让我看到你们的诚意,更有动力呢?

于是,各种礼物又刷屏了。

周大少很豪爽,居然先把十艘太空飞船给付了。

他还说:到时候你们要玩主仆,让我看得够爽,额外有打赏!

接下来,嫂子下播了。

我赶紧把平台给关掉,手机丢到一边。

躺在床上,我感到心怦怦跳。

嫂子真的来找我?

她真的会来找我,让我跟她那个?

我可是他小叔子啊!

过了三四分钟,外边都没任何动静。

我渐渐失望了。

难道嫂子是去找别的男人?

跟他们说找小叔子,只是掩饰?

说起来,嫂子也不大可能那么大胆找我。

我咬牙切齿,心脏又像被毒蛇咬了。

就在这时,轻轻的敲门声传进来。

外边还有嫂子带着几分窘迫的声音:小方……小方,你睡了吗?

我顿时兴奋起来,就像打了公鸡血,一下子就从床上跳起来。

但我觉得,我不能这么兴奋,要不然很容易露馅。

我故意朦胧着声音说:是嫂子吗?有什么事?

我深吸了一口气,走过去开了门。

嫂子穿着规规矩矩的一套睡衣,出现在我面前。

她的胸高高挺着,显得非常结实,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到里边并没有戴文胸。

嫂子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可怜巴巴地看着我,眼里还带泪花。

我故装吓了一跳:嫂子,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她点点头,轻声说:能让我进去吗?我现在……我现在都快要站不住了。

我点点头,赶紧把身子让到一边。

她走了进去,突然双腿一弯,玉体一歪,我立刻抱住她那火辣辣的身躯。

一不小心,一只手都从她宽松的衣服下摆伸进去,一下子就滑进她滑腻的肚皮里。

我心思一动,忍不住干脆朝上一抓,顿时抓住了我不该抓住的东西。

非常结实,一只巴掌抓不住。

她惊叫了一声,有点嗔怪地看着我,有气无力地问:你……你干嘛?

我赶紧把手给收了回来,解释说:我是想扶住你的,我……我不小心的。

嫂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哪有一不小心手滑进去那么深,抓住我那里的?你……你就是故意的。

我慌乱得不知道怎么解释。

她忽然又嗤嗤地笑起来。

她在一张椅子坐下,痛苦地一声。

虽然这声音不大,但一下子勾动了我的心弦,让我一下子就翘了起来。

嫂子的眼睛又直勾勾盯着我那里。

这会儿的我,只穿着一条裤衩,上半身连衣服都没穿。

这鼓起得当然非常明显,捣蛋的家伙都快要钻出来了。

她窘迫地看着我,轻声说:昨晚你都那个了,怎么现在……现在又这么厉害了?

嫂子居然朝我问出这样的话!!

我脑袋轰一声,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应,就傻乎乎看着她。

她抬头看我,又扑哧一笑。

她说:小方,我想麻烦你帮我办件事儿,行不行?

我心跳如鼓。

嫂子真的要跟我提那件羞人的事?

她会怎么跟我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