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研磨前列腺,他埋在她体内不愿出来不动乡野孤儿

早都去了地里。虽然是冬天,但也要松土、拔草、下肥,为来年春天的播种做准备。

公公负责家里的那头水牛,一早也去后山放牛去了。

婆婆在厨房和客厅里忙进忙出,让还不够十岁的小姑子云秀去了河边洗衣服。她见明清起来,就让刚满十岁的小叔子云一把洗脸水打好,并叮嘱明清要悠着点,饭菜在锅里热着呢。

明清吃完早餐,也没什么事做,按照婆婆的要求和丈夫的叮嘱,到屋后的晒谷场里转悠。

正转悠着呢,明清突然觉得肚子好像撕裂一般痛了一下。她心里一紧,赶紧回来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结果没到15分钟,肚子开始一阵阵地痛。她挣扎着到房间一看,羊水破了,赶紧叫婆婆。婆婆刚忙完,在给她屋后院的那株桃花浇水。一听到明清的叫声,婆婆赶紧跑过来,立刻叫正在厨房里洗菜的云一去镇里叫云新回来。

家里唯一的一辆自行车被云新骑了去上班,云一只好一路小跑地跑到云新镇里的队长办公室,气喘吁吁地告诉大哥,大嫂要生了,快回去把大嫂接到城里医院去。

云新一听,立马放下手里的活,骑上自行车就往家赶,留下云一继续气喘吁吁地在后面跑。

到家时明清已经疼得满头大汗,一脸苍白了。

云新立刻跑去村里田老四家说明情况,田老四不由分说,开了拖拉机,把明清往县城医院里去。

云新住的小村子离县城医院大概4公里左右,十几分钟也就到了。云新妈因为晕车,什么代步工具都不能坐,就在家里收拾了一些产妇和婴儿衣物用品,在后面走一段跑一段地赶过来。

到了县城人民医院,云新去办好手续,安顿好明清。

说也奇怪,拖拉机这么颠簸,明清的肚子疼反倒缓和了下来,但一躺下,又开始巨疼。试了试,说已经开了十指,马上要生了,立刻推进产房。

云新激动地待在产房外,心里一阵紧张,既希望是个男孩,又担心万一不是男孩怎么办。这个时候,云新妈带着云新最小的妹子云秀一起也赶到了。

“当———”产房外走廊墙壁上的挂钟响了起来。时针刚好指向中午12点。

“哇——”几乎与此同时,一声响亮的婴儿哭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