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狂婿免费全文阅读最强狂婿txt下载3楼最强狂婿

“笑话?欣悦你恐怕是误会我了!” 这位孟医生,自然便是孟玄朗,刚刚经过媒体一番轰炸似的采访,眉宇之间尽是春风得意。 https://www.lfhiway.com/wp-content/uploads/2019/12/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590.jpg “那就请你离开,这里不欢迎你。”林欣悦淡淡的说道,自己诊所被人下了绊子,八成离不开这个姓孟的。 “欣悦,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好心过来看看你,怕是过了今天,你这诊所就要关门了吧。”孟玄朗爽朗一笑,笑得有些阴险。 “你也知道!肯定是你!卑鄙小人,竟然用这么下流的手段对付我!”林欣悦不由得大怒。 “别啊,别把我想的这么坏,欣悦,我对你的感情你难道还不知道么,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好嘛,在这里开个小诊所,还开在天海儿童医院的对面,你真以为凭你的力量能影响到儿医的生意?你这是跟你自己过不去吧!你看看,这么冷清,连个生意都没有,不如关了诊所跟我回去吧。” 孟玄朗苦口婆心的说道。 林欣悦却更加愤怒,猛地一拍桌子,“够了,给我滚!” “实不相瞒,欣悦我告诉你,这次我给儿医解决了一个大麻烦,整个医院都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上午的电视报道你看了吧,那可是救了十几个重病孩子,功德一件啊,所以连院长现在对我都很重视呢。” “你要是听我的话,乖乖的把这小诊所关了,再写一份悔过书,给院长道个歉,说之前在医院无意冒犯了院长,我在这里可以向你保证,你能够回到儿医,并且咱们还是同事!哦,甚至我还可以向院长推荐你做儿科的主任,我来给你当副手,怎么样,有没有心动啊?”孟玄朗越说越兴奋,似乎看到了林欣悦回心转意的场面。 然而林欣悦却是脸色冰冷到了极致,只是紧紧咬着嘴唇,冷眼看着孟玄朗,一言不发。 “林欣悦!”孟玄朗突然大声一叫,“你别给脸不要脸!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事,你连看我一眼都不看,你以为你是谁,枉我这么喜欢你!” “滚!”林欣悦却是气的浑身发抖,强忍住愤怒,轻轻吐出一个字来。 “好,好,让我滚,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一会就有卫生局的人来巡查了吧,你这诊所连个护士都没有,啧啧,可是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啊,最近几个私人诊所出了医疗事故,都被公安局的人抓起来了,啧啧,你要小心点哦。” 孟玄朗阴阴一笑,有些癫狂。 “是么,那你可以赶紧滚了,诊所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林欣悦面无表情的道。 “你要是求我我可以给我朋友打电话,让他们放你一马!”孟玄朗威胁道。 “不需要,我已经招到护士了!” “你不会是随便找的一个人来充数的吧,有护士证没?没有的话可不算数!” 林欣悦对孟玄朗恨得恶心,像是驱赶苍蝇般将他赶出去,却是突然从马路对面,跑来一个年轻的妇女。 妇女神色焦急,脸上慌张,怀里更是抱着一个正在痛苦哭泣的小孩子。 “怎么了?”林欣悦急忙问道。 年轻妇女看到林欣悦穿着白大褂,下意识的说道,“医生,你是医生么,快看看我的孩子,到底怎么了,突然之间他就喊肚子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求求你快救救他吧。” “好,我来看一下!”林欣悦急忙快速的检查了一遍,孩子拼命的捂着肚子,疼的脸色涨红,眼泪不停的往外流,嗓子都喊哑了,看上去很让人怜惜。 “应该是胃部痉挛,具体的话还是把孩子抱进去,我再确认一下。”林欣悦说道。 谁知道这时年轻妇女却不走了,她不经意扫过诊所的招牌,接着惊慌的道,“你不是儿童医院的医生?” “欣悦诊所,诊所……只是一个小诊所。”年轻妇女愣了下,看向林欣悦的眼神变了,变得带有怀疑,不信任,就像林欣悦是一个大骗子。 “是啊,我是欣悦诊所的医生。”林欣悦如实说道,她现在光关注孩子的状态,并没有发觉道年轻妇女的变化。 “我不治了!不治了,把孩子还给我,我要带她去儿童医院,你这小诊所,我信不过,杀千刀的,你要是耽误了我孩子的治疗时间,我跟你没完!”年轻妇女气恼的叫道,伸手就去抢夺孩子。 却是被碰到了肚子,孩子哭得更是撕心裂肺。 “宝宝不哭,宝宝不哭啊。”林欣悦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尤其是年轻妇女刚才的一席话,更是让她伤心不已。 为什么小诊所就得不到信任呢,这是为什么? “林欣悦,你也看到了,现实是很残酷的,你还是听我的建议,我还能帮你说句好话,让你回到儿医工作。”一旁看热闹的孟玄朗,冷笑的说道。 https://www.lfhiway.com/wp-content/uploads/2019/12/0ff89de99d4a8f4b04cb162bcb5740cf-1.jpg “我和你不一样,你为的是名利,我只想治好病人!”林欣悦痛心的说道。 孟玄朗却是不以为然,他上前抓住年轻妇女的手,骄傲的说道,“这位女士,我是儿童医院的儿科主治专家,你的孩子只是胃痉挛,只要跟我去儿童医院,我能立刻帮你们安排治疗,还有这些小诊所,千万不能急病乱投医,这是对孩子的不负责任!” 孟玄朗说的大义凛然,让林欣悦脸色难看起来。 “啊……你是,我见过你,我刚才看报道了,你就是那个治好了十几起儿童中毒的孟医生,哎呀太好了,快救救我儿子吧!”年轻妇女惊喜的说道。 “那是当然,跟我走吧!”孟玄朗更是自信爆棚。 “不能移动他,他现在的状况不能动!”正抱着孩子的林欣悦,大声出言阻止。 “你给我起开,这是我的孩子……”年轻妇女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大力气,直接将林欣悦蛮横的推开。 林欣悦身子弱小,突然被推了一下,身子止不住的朝后面摔去。 眼看就要碰到后面坚硬的实木桌子,她惊叫一声,吓得闭上了眼睛。 突然,歪倒的身子却是陡然停了下来。 一双结实的大手,搂住了自己的腰肢,将自己平稳的扶住。 林欣悦睁开眼睛,一张带着笑意的脸庞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竟是陈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及时出现,扶住了自己。 而且那手竟然还不老实,在自己腰间摸索,让林欣悦一阵羞恼,脸色一红,陡然之间连躲避都忘记了。 陈天却是笑着道,“欣悦姐姐,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林欣悦赶忙挣脱陈天的怀抱,站起身来。 而刚准备带着年轻妇女去看病的孟玄朗,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猛地一回头,就看到了那张让他恨得咬牙切齿的脸。 “陈天,竟然是你!”孟玄朗冷声道,“原来林欣悦新招的护士就是你?” “是我怎么了?你有意见?”陈天懒洋洋的说道。 “哼!跟我走!”孟玄朗抓主年轻妇女就想走,对于陈天,他实在是不想看到这个家伙! “慢着,你家的孩子要是再动一下,就会吐血!”陈天一语惊人。 “什么?” “吐血?” “是啊,咦,你刚才已经移动了,3,2,1,看吧!”陈天倒数三个数,突然出现了异象。 似乎真的被陈天应验一般,他刚数道一,被年轻妇女抱起来的孩子,猛地大口一张,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顿时吓坏了年轻妇女,“儿啊,你怎么了,千万别吓妈妈啊。” “哇哇哇……”孩子只是顾着哭,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要是再动他,每隔十几秒,他就会再吐一次血,直到胃部大出血,甚至引起生命危险。”陈天淡淡的说道,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说完之后,陈天便看向林欣悦,“欣悦姐姐,咱们到屋里去休息吧。” 林欣悦好奇的问道,“陈天,你怎么知道这孩子会吐血……他不是胃痉挛么。” “我当然知道啦,因为他根本不是胃痉挛呀!”陈天悠闲的说道。 “放屁,你敢诅咒我的孩子,我跟你拼了!”年轻妇女也是个大力神,一张脸说变就变,张牙舞爪,只是她还没朝陈天扑过来,她怀里的孩子就再次喷血了。 这次不是吐了,而是直接鲜血喷了出来。 喷的年轻妇女满脸是血,惊骇的浑身颤抖,显然被这种情况吓坏了。 “孟大医生,你怎么还不快带孩子去医院啊。”陈天冷笑道。 “陈天,你不要得意,我现在就带他去,为他安排最好的治疗,我就不信一个胃痉挛……” “打住,我刚才已经说了,他根本不是胃痉挛,而且也根本撑不到去医院!”陈天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孟玄朗脸色难看起来,在他看来,这个孩子的病症表现就是胃痉挛,可是胃痉挛也不可能伴随着这么严重的出血状况啊! 但一想到陈天的不凡,连那中毒的孩子们都能够医治康复,孟玄朗这个留美博士都找不到病因,甚至自己的那个师傅谢思淼都无能为力,这让孟玄朗更是眼神飘忽不定,怕被陈天给当场揭穿。 “不是胃痉挛是什么?”孟玄朗故意炸他,想听听他的高见,只是表面上又不好表现出来。 可恨,一个实习小医生,自己可是堂堂的留美博士啊! 谁知道,陈天偏偏选择这时候打他脸,“哟,孟博士哟,你不是言之灼灼的肯定是胃痉挛么!怎么,您这么个大忙人,没耽误你接受采访吧,您可是救了十几个孩子的命哟,是不是胃痉挛您不知道?孟博士?” “够了!陈天,你不要得意!”孟玄朗咬牙切齿,脸上一阵通红,恨不得把陈天给撕碎了。 “陈天,这孩子到底怎么了?”林欣悦却是一直关注着孩子的情况,已经到了很危险的时候了。 “他之所以吐血,是因为胃里有个刀片!”陈天笃定的说道。 “刀片?怎么可能是刀片?”年轻妇女也是惊讶的说道。 “不可能,肯定是肠胃痉挛,去医院吃点药,再打点针灸好了,一个孩子怎么可能吞刀片呢。”孟玄朗立刻出言说道,“这位女士,你是选择相信我,还是选择这个江湖骗子?” “这……”年轻妇女迟疑着。 林欣悦更是对孟玄朗不满,这个人渣! “信不信由你,不过记住我先前说的,不要动他,否则,他撑不到医院,就会……” 陈天的脸色严肃到了极致,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啊!不能死,医生,医生,我求求你,你一定有办法救我的孩子!”年轻妇女已经吃了大亏,刚才动了孩子,又是喷了几次血,让她此刻对陈天深信不疑。 林欣悦也是惊讶,陈天说孩子是误食刀片,可他又没有透视眼,怎么可能知道的,难道陈天的双眼就像x光能直接对着人扫射? 太不可思议了。 孟玄朗虽然也感觉到,这孩子可能真的不是胃痉挛,因为这种稍微一动,就喷血的状况,可比胃痉挛严重多了,倒真的像是因为误食刀片,只是嘴上却依旧强硬想带孩子去医院治疗。 “不管是不是误食了刀片,都要去正规大医院才能做开刀手术,我现在立刻叫救护车!”孟玄朗急切道。 “叫救护车,你没搞错吧,医院就在马路对面,不行一分钟就到了,想要坐车的话,孩子一上车,就会直接挂掉!”陈天像是看傻逼一样看着孟玄朗,“记住,我不是在开玩笑!” 林欣悦却是抓着陈天问道,“真的是误食了刀片么?” 在看到陈天点头后,林欣悦苦笑着道,“如果是真的,就得开刀了,我这小诊所却是不具备这种大手术的能力。” “怎么办,救救我儿子啊,他还小,他不能死啊……”年轻妇女面临崩溃。 孟玄朗却是再度翘起了下巴,哼哼,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林欣悦啊,你也知道你这小诊所不能做开刀手术啊,现在看你怎么办吧。” 谁知道他幸灾乐祸的话刚说完。 陈天再度抛出一重磅炸弹。 只见他轻描淡写的说道。 “这病我能治,不开刀,无痛苦!一分钟治愈,立即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