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头 啊 媚 闷哼 弓 收缩 酥,隔着 布料 摩擦 他的

刘诗直接拉着赵雯雯就要往外走,连内衣都没给赵雯雯换,因为她要保留证据。

“不用了,妈,我们没有做那个事情。”赵雯雯尝试阻止刘诗,可刘诗却不依不饶。

“你都成这样了,还帮那个男的说话?你要是不带我去,我就直接去学校找他!”

刘诗的态度很是强硬,赵雯雯已然没有了回旋的余地,她只能带着刘诗去了李小柱的家,毕竟若是这事闹到学校里去,她和李小柱都没可能再回去上学了。

更何况,李小柱是真的什么都没做……

咚咚咚!

刘诗来到李小柱的家门口,连门铃都懒得按,直接用力的拍打着大门。

不一会儿,一个围着围裙,手中拿着拖把的中年男人,打开了房门。

在看到中年男人的刹那,刘诗的瞳孔猛地放大,嘴唇哆嗦得像是在冰天雪地里一般:“怎……怎么是你?”

李大柱看到刘诗,更是惊喜万分。

他之前还懊恼着没有留下刘诗的联系方式,却没想到刘诗却主动找上了门来。

“你怎么来了,快进来……”

李大柱下意识的擦了擦手,想要将刘诗请进门,可是话还没说完,刘诗竟指着他的鼻头一阵痛骂。

“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你们家里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说罢,刘诗直接带着赵雯雯闯进了家门,到处寻找李小柱的影迹,却没有看到李小柱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