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情慕南雨敬深秋小说在线无删节全文

我叫张超,今年23岁,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

我没有读过大学,高中毕业后就去当兵了,没办法,家里实在太穷。 七岁那年,我爸醉驾,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从来不喝酒的他,为什么那天会和我姑父喝得烂醉? 更意外的是,他们回来的路上碰到闯红灯的大货车,大货车打方向盘,躲闪的时候侧翻,车上拉的几十吨的钢材滑了下来,把大众小轿车砸成了一张铁皮。我爸妈,连我姑父三人,都…… 记忆里我爸死之前,我们家在通州也算是大户人家,我爸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商人,可我那个时候年纪太小,什么也不懂,这么些年下来,我爸妈留的钱,已经被我姑妈转移得差不多了,只剩一套别墅还在我的名下,她卖不掉,就带着一家人住了进去。 从那以后,我姑妈成了我的监护人。 我姑妈恨透了我,她三天两头打我,还骂我怎么当年不一起出车祸。 后来我再没穿过一件新衣服,穿的都是我表弟的旧衣服,我比他个子高,衣服穿在身上都像缩水的一样,无论春夏秋冬,脚踝都是露在风里的,冬天连膝盖上都是冻疮。 这样的生存环境下,我开始变得沉默寡言,特内向,有点抑郁。 我十岁生日,她喝醉了,抓着我的头往马桶里按,我差点被她淹死在马桶里,那濒死的恐惧感,我至今忘不掉。 上高中后,我表弟——也就是我姑妈的儿子把这事儿一通编排,传得全校都是,还说我在家里喝马桶里的水,脑子有问题。 有段时间我在学校天天被打,也没什么原因,他们就是图打我好玩。 我性格本来就内向,后来更自卑了,在学校不敢和任何人对视。有时候一个月都不说一句话!非常压抑。 当时,我们班有个女生叫林芳,长得特别漂亮,眼睛水汪汪的,腰也很细,班上九成男生都喜欢她。 她和我不一样,她人缘很好,和男生女生都处的好。 我就坐在林芳的后面,上课的时候经常偷看她,晚上做梦也会梦见她,发呆的时候也会想到她。 我知道她是一只高傲的白天鹅,而我却连癞都不如,可我依旧每天都期待见到她。 那时我会偷偷用自己省的钱买大白兔的奶糖,塞到她的书包。 林芳大概是幻想什么白马王子送的糖,很开心,看她开心的样子我就很满足。 有天体育课,我看林芳跑步累了,就鼓起勇气捧着一瓶矿泉水送给她。 没想到全班哄堂大笑,林芳气的直接气哭了,捂着鼻子,骂了我一句让我走远点,然后涨红着脸跑开了。 那一刻,我才知道她也跟别人一样,嫌弃我恶心,不愿意跟我沾上半点关系,哪怕多说一句话都不愿意。 我像是被扇了一巴掌似的,脸火辣辣的刺疼,周围讥笑声至今难以忘却。 几天后,因为给林芳送水这件事,我课间上厕所被一群学校小混混堵住,一伙人二话不说把我打了一顿,甚至抓着我的头发,塞在了马桶里,逼我喝尿! 我吓得魂不附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是被按着喝尿,我还怎么做人?以后我走到哪里都会有人笑我,一辈子都洗刷不清! 刘虎,我,我没得罪过你,我们是同学,你干嘛要打我?我求着那个抓着我头发的人。 你是没得罪过我,你得罪的是我大哥。你不知道林芳是谁看上的人?还敢缠着她?! 我没有,她只是送她一瓶水。 你可真无耻,真不要脸,也不撒泡尿看看你自己,林芳是你能追的起的吗,穷瘪三! 我,我没有! 我拼命地反抗,虽然打不过他,但人到了绝境,力气会大得超出想象,这五个男的都按不住我,只好又把我打了一顿。 后来是政教处的人把我救出来的,我被打断了两根肋骨,高烧了三天,我姑妈不肯付医药费,扔我在医院里自生自灭,还是好心的医生不忍心,追到我姑妈家里连番骂了几天,她才肯给我钱看病。 比起身体上被打得疼,我的心更像是被刀子捅透了一样,一阵阵地钝痛,我特想问林芳为什么要这样?自那后,我心底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让林芳后悔。 伤好后,我没再回学校。 学校老师来劝了我好几遍,让我回去读书,说我这样的全校前十名不读书太可惜了,而且不读书,我能有什么出路,可我真的不想再回那个地方,不知道回到那里等着我的是什么。那段时间,我常常好几天都不说一句话,看什么都感觉是灰的。后来想想,那时候的心情就和地狱一样。 伤好后我正好满18岁,我姑妈说她对我已经没有监护义务了,把我从家里赶出去。那是我的别墅,要走也应该是她走!可我势单力薄,哪里斗得过她。 正好当时在征兵,我就进了部队。我当兵的想法很简单,一个是强身健体,以后谁也不能欺负我,第二个就是有口饭吃,有张床睡,离我姑妈远远的。 部队的生活非常简单规律,连队领导和战友人都很好,我这才渐渐想开了许多,性格比以前还要开朗,不那么闷了。 当兵第二年,连长忽然找到我,说有人要见我。这个人是我爸妈生前的律师,也是他们最信得过的好朋友,叫韩坤。 韩坤告诉我,我爸生前是通市商会的会长,名下有八家公司和十二个,还有大大小小的房产地产,债券基金,在我爸死后,一直由物管会在代理,按照遗嘱,在我十八岁成年的时候全部由我继承。他本来去年就应该来找我,遇到事儿耽误了一年,这次来找我就是为继承遗产。 小伙子,签字吧,让你晚了一年成为通市首富,多多担待啊。 我看着整整一行李箱的合同和产权证明,才知道和我爸妈留给我的财产比起来,我姑妈弄走的那算个屁。 我整整当了五年兵,义务兵后又升了士官,退役的时候,看着镜子里脱胎换骨的自己,我都有些不敢相信。 退伍后,我没有回姑妈住着的别墅,而是在外面租了间公寓,我不想让她知道我回来了,一想起她那恶毒的嘴脸,我宁愿这辈子都不再见她。 韩坤想让我去自家公司上班,我给拒了。 要是去自己家公司,我肯定得当总经理,可说句难听的,在部队混了这么多年,我哪儿懂怎么管理公司啊? 我自己找了家小广告公司应聘,当了老板助理,这种小公司的结构简单,能让我学得明白公司是怎么运作的,我得先学着。 你小子挺有想法的啊,也行,正好骏然集团要开拓广告方面的业务,将来会收购一批小的广告公司,你先去熟悉一下业务。 骏然集团,是我爸张骏和我妈纪嫣然名字取了一个字合并而成的,这么多年来,已经发展成了通市最大的集团,我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通市首富。 但外人不知道这公司和我的关系,连我姑妈都不知道,我应聘的广告公司就更不知情了。 广告公司看我有当兵经历,很爽快地就要了我,我在公司附近租了个小公寓,环境中等。 没想到搬家第二天,我就遇到了林芳。 那时我正好回家,看见对门的女邻居站在门口接电话。 你好你好,您是骏然集团的瞿经理吧,我们上次谈的那个广告……您,您不做了啊,为什么?能不能请您再考虑一下,我们还有别的方案,我们还可以改,喂,喂…… 我本来是听见骏然集团的名字才回头的,一回头去看见一张无比熟悉的脸,大大的会说话的眼睛,雪白的皮肤,和五年前长得一模一样,但多了一分成熟的味道,不是林芳又是谁。 我心里百感交集,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我会变成现在这样,可以说是拜他所赐,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进屋了。 晚上我打电话给了骏然集团营销部的瞿经理,问是怎么回事儿。瞿经理嘴毒,一听我问林芳就切了一声:小广告公司,做出来的方案垃圾得要死。那个叫林芳的设计师,就是个国内三流大学设计系毕业的,还跟我们吹的跟什么似的。就林芳做的那种东西,怎么好意思拿来给我看啊。那个配色,那个设计,做得像刘老根乡村大舞台一样,一个字,土,两个字,特土。也就一张脸长得还不错,脑子里塞的都是草…… 我笑着挂了电话,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对林芳的那点儿感情和恨都早就淡了。 第二天一上班,我看林芳被一脸怒火的老板叫进了办公室里,出于好奇,我故意晃到门口偷听了几句。 你说什么?!骏然那么大的生意给你弄丢了?!你吃白饭的啊!那可是两百万的大单子!你给我滚,现在就滚! 难怪老板这么生气,两百万,够这小广告公司开销一年的了。 陆总,您别赶我走,我家里还等着用钱呢,我弟弟打伤了人,等着赔钱,我不能没有工作。林芳的声音都快哭出来了。 好了好了,烦死了,又来这一套。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今晚我请陈老板吃饭,你跟我一起去,酒桌上放机灵点儿,穿得一点儿,陈老板的这个广告我们一定要拿下来! 可陆总,可我和陈钰舟还不是男女朋友。 可什么可?我管他呢,我要的是生意,是订单,是钞票!我明白告诉你,这笔生意拿下了,我给你发五万的奖金,拿不下来,你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 听见里面没声了,我正打算溜走,可晚了一步,和里面开门出来的林芳撞了个正着。 你…… 我心里一紧,局促地等林芳认出我来,不知她会不会为高中的事和我道歉。 谁知林芳只是打量了我一番,然后说:你是新来的?以后不要偷听,被陆总抓到了会开除你的。 没想到,她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了,我竟然还指望她会跟我一句对不起。 我点了点头,扭头就走了。我似乎听到林芳在后面嘀咕:这人好眼熟,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怎么连句谢谢都不说。 得了,我反而倒欠她一句谢谢了,够可笑的。 上午我只要坐在公司前台旁边,不让闲杂人等进入公司就行,工作很清闲。让我有点儿失望的是,这个岗位根本无法接触到运营。 快下班的时候,陆总叫我先留一留。 小张,你会开车么? 会啊陆总,我在部队里考的驾照。 说话间,我就看见林芳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她换了一身的低胸纱裙,胸前白得发亮,脸上上了淡妆,头发披散了下来,听见我们说话,她抬头望了我一眼,瞬间我的心跳都漏了一拍,她还和高中的时候一样漂亮。 那正好,晚上跟我去个饭局,我要喝酒,你来开车。 我的心思都在林芳的身上,陆总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才回过神来,显然林芳和他都注意到了我的失态。林芳红着脸,按住露出来的胸口,陆总讪笑地低声和我说:别看了,你小子这辈子都没这等艳福。你开车技术怎么样,可别把我新买的路虎给蹭了。 这倒是一句实话,别的女人倒好说,她林芳我可消受不起,我用力晃了一下脑袋,把对林芳的那点儿想法都从脑子里硬甩了出去。 陆总请客的地方叫聚春园,通市知名的老牌酒店,我妈在的时候最喜欢这儿的蟹黄豆腐。前几年经营不善差点倒闭,我用个人名义买了下来,韩坤推荐了一个酒店经理帮我管着,现在改头换面,已经成了通市最热门的酒店。 这回说是陆总请陈钰舟吃饭,可我怎么看都像是陈钰舟请林芳吃饭的。听陆总说,陈钰舟一直在追林芳,差点儿就要追到了。 忘了说这个陈钰舟了,原来听到这名字我就觉得耳熟,一看见本人,果然印证了我的猜想,这人也是我的高中同学,是个富二代,高中学校里的老大,班级一霸,上高中的时候他就喜欢林芳,一直在追林芳。 哟,这不是那个谁么?陈钰舟先搂着林芳的腰,然后看向我说。 林芳一脸茫然:你认识? 我心想,不能够这么讽刺吧,林芳记不住我,陈钰舟倒是能记住我。 芳芳你不记得了?他就是高中给你送矿泉水的小乞丐啊,后来我让刘虎把他堵在厕所揍了一顿。你真想不起来了,哦,就是那个喜欢和马桶水的,叫什么来着? 林芳的瞳孔猛地一收缩,哆嗦着说:你是张超?! 我的拳头藏在身后,咔咔作响,原来是他指使刘虎那么干的!原来在他们心里当年我只是个乞丐。 陆总看出了一些不对劲,忙说:原来你们认识啊,那敢情好,陈总,这是我们的缘分啊,我们这次的合作一定会很顺利的。小张,你去弄点儿吃的吧,记在我账上就好。 部队的生活不但改变了我的体型,也改变了我的性格,我早就不是以前那个胆小怯懦冲动的张超了。 我也没必要和陈钰舟计较,以我现在的身份和他计较,那是抬举他。 陈钰舟却不想让我走,看了林芳一眼后,走到我面前:别走啊,老同学见面多难得,一起聚聚。 我这怀疑这小子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我俩的关系,用血海深仇来形容也不为过,我不找他麻烦就不错了,他反到三番五次地挑衅我。 不用了,你们谈生意吧。 哟,陆总,你的司机不给面子,一个小司机架子倒是挺大的。看来我们这次的合作……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陈钰舟,真没想到你一面喜欢林芳,另一面还喜欢让男的陪酒,口味挺独特的。不好意思,我不好这一口,我是个规规矩矩的异性恋,我先走了。 包间里站着的服务员瞬间没忍住,都笑了起来,陈钰舟脸色瞬间土一样黑,难看极了。 最为难的就是陆总,他算是看出来我和陈钰舟之间有仇了,不敢让我留下来,可陈钰舟放了这话,他也不敢叫我走。 索性撕破了脸,陈钰舟也不藏着掖着了,翘着二郎腿坐了下来,冷笑道:你跟我摆什么谱,不过就是一个司机,我今天让你坐你就得坐,让你跪你就得跪,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高中的时候我就看你不爽了,就凭你也敢肖想我的女人,胆子挺大的。告诉你,在通市,我一句话你放出来,你就什么工作都找不到,只能要饭! 说完,他一只手硬是在林芳的腰上上下揉着,站着的女服务员都看不下去了,低着头。林芳脸红得不像样子,但不敢推他,被他死死地用力箍着,只能任他玩弄。 陆总忙道:陈总别生气,我这就开除他,他以后就不是我们公司的人了。 谁让你开除的?你把他留着,以后每次都得带着他。张超,你看清楚了,林芳是我的女人,你要是敢动我的东西,我一定让你再回忆回忆高中厕所里打你那事。 我猛然站了起来,想直接掀了桌子揍这龟孙子一顿。 但比我的动作更快是林芳,啪地一声,一个清脆的巴掌落在陈钰舟的脸上,陈钰舟直接傻了,捂着脸看着林芳,林芳喘着粗气,端起桌子上的一杯酒朝陈钰舟当头泼过去。 你清醒一下,欺人太甚了。 这一巴掌把我们在场所有人都打懵了,所有人都想不到林芳敢打陈钰舟,陈钰舟的脾气可不好。 陈钰舟的脸黑了,陆总的脸直接绿了。 林芳整理了一下衣服,对我们说:我去一趟洗手间。 陈钰舟忙追了出去:芳芳,你别生气啊……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包间,剩我和陆总两个眼瞪小眼。我是真看傻了,林芳那一巴掌是替我打的,这还是那个不敢说实话,导致我被人冤枉挨揍的林芳么? 你,你还有脸笑?!完了完了,这下我们都得死,你得罪谁不好,得罪了巨恩集团的陈公子,这下我们真的完了! 我真的忍不住想傻笑,努力控制了一下笑容后,安抚道:陆总你先别着急,我出去看看。 我担心林芳会出事,也推门跟了出去,聚春园我来的不多,问了服务员才找到了洗手间,在洗手间门口我就看见陈钰舟抓着林芳的手在推推搡搡。 这么多年了你还忘不了他?这穷龟孙有什么好?!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那次是我骗了你,其实那天晚上他是救了我,要送我回家,你为什么不相信?! 我当然不相信,你要不是喜欢他,为什么不答应和我在一起? 陈钰舟,你真的是疯了,我为什么不和你在一起你还问我,你和那么多女人有一腿,不摆平那些事就来勾搭我?那我算什么?!放手! 陈钰舟抓住林芳的手腕,恶狠狠地说:贱货,现在你说这些,我给你钱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那是你借给我的,我说了会还给你的!陈钰舟,没想到你是这么看我的,你觉得我是为了钱?放手,以后别再纠缠我了。 陈钰舟恼羞成怒,嘴里骂着,举起手就要打林芳,林芳吓得闭起了眼睛。 但是想象中的巴掌没有落到林芳的脸上,过了一会儿她睁开眼睛,看见我抓着陈钰舟举起的手腕。 这些年当兵生涯,我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软蛋,大头肌有着一膀子力气。 他手腕被我捏的生疼,豆大的汗挂在额头上,可他也不好意思开口求饶。堂堂巨恩的少公子,被一个小公司助理给拿住了,传出去能把他的脸给丢干净了,而且是在他喜欢的女人面前。 陈钰舟,大家都是同学,动手不太好吧。 陈钰舟想骂我,但他疼得不得不咬住牙关,一开口就疼得想叫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