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修真之重登巅峰在线阅读全集

小子挺能打,但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敢问你扛得住长刀吗?

长发大汉脸色一狠,拔出一把寒光闪烁的锋利砍刀,虎吼一声,一跃而起,长刀如泰山压顶般,就朝着姜天脑门子劈了过去。

这一刀,也是他的得意之作,力道万钧,长刀带着尖锐的呼啸之声,雪白的刀刃倒映出他狰狞的笑容。

他似乎都能看到钢刀斩进人的头颅,带出血花和脑浆来。

姜天,你快闪开!

躲在树丛里观察的小魏,失声惊叫,脸色煞白,想拔出都没来得及。

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姜天不闪不避,站在那里,好像一段木头。

锵!

孰料,长刀斩到姜天脑袋的瞬间,竟然发出一道金石交加的声音,如同斩在钢块上一般。

长发大汉只觉得一股沛然莫御的反震之力袭来,砍刀向后狂跳,虎口巨震,钢刀险些脱手而飞!

锻体一层,不惧刀枪!姜天双眸闪过一片傲然,长叹一声。

我的天!小魏倒吸一口冷气。

尼玛……

长发大汉跌跌撞撞的后退,低头一看,虎口崩裂,鲜血长流,67层大马士革钢复合锻造的钢刀竟然卷刃了。

呵呵,爷们没吃早饭,怎么一点力道都没有,好像娘们给我挠痒痒一般?

姜天浑然不在意地摸了摸安然无恙的头顶,戏谑地笑道。

锻体一层,只是不惧冷兵器罢了,并不算什么。

练到锻体阶段的巅峰,连机枪扫射都不惧,抵达练气成罡,徒手捏爆炸弹都能安然无恙。

金钟罩铁布衫,十三太保横练功夫?

长发大汉盯着姜天的脑袋,脑海里浮现一连串武侠名字。

眼下姜天这种神通能耐,他实在不知该如何解释,如同见了魔神般。

是谁主使的啊?不说,我就杀了你!

姜天负手而行,如同在公园里散步一般,笑吟吟地道。

姜大侠,您饶我一命吧。是……是,是吴朝辉让我杀你的!大汉哆哆嗦嗦地道。

哦,原来是他啊……姜天双眸闪过一道犀利的杀机,寒气四溢。

爷爷,不要杀我!我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罢了,您老人家就法外开恩,饶我一条狗命吧!大汉吓得瑟瑟发抖,嚎啕大哭着求饶。

爷爷,以后您就是我亲爷爷。姜爷爷,乖孙子以后一定不敢再惹您了!一定好好孝敬您!您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噗通!

长发大汉再也遏制不住心中的恐惧,浑身剧烈哆嗦,屎尿齐出,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一般。

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人。

但碰到了真正的狠人他才知道自己只是别人抬手就能碾死的臭虫,当面对死亡的时候,他也会恐惧,会求饶。

算了。你不过是蝼蚁罢了,杀了你,徒惹麻烦。

姜天淡淡一笑,并没把星辉双煞放在心里,关键是干掉幕后主使吴朝辉。

谢谢爷爷不杀之恩!长发大汉如蒙大赦,双手撑着地面,不停地磕头。

但,砍人不好,你吓到小朋友怎么办?

姜天忽然抬起脚,踩在他的右手之上,略一使劲儿。

嗷——,疼死我了!

长发大汉右手一片血肉模糊,尽皆粉碎性骨折,疼得浑身痉挛,瞬间晕死过去。

而秃头大汉至少是脑震荡植物人了,姜天也懒得再惩戒他,耸了耸肩,沿着山道向山下走去。

姜先生,我是唐老的警卫小魏,我们见过面的,我送您回市区吧!小魏有点战战兢兢地道。

他搞不清楚姜天的实力,但他能断定,姜天的绝非寻常武术。

医术、武力值都达到如此的地步,这种人,简直如神仙一般啊。

也好!

姜天瞥他一眼,也是无可无不可的态度,毕竟徒步下山要耗费不少时间。

小魏的座驾是一辆黑色牧马人越野车,空间宽敞,视野绝佳。

小魏车技很好,再加上生怕颠到了姜天,弯曲的山道,他也开得很是平稳。

而姜天,则是坐在副驾驶席上,一言不发,闭目养神。

姜先生……昨天唐老是担心吴朝辉对您不利,所以让我跟了过来。

察觉到姜天似乎没有睡着,小魏试探地开口道:

不过还真让他老人家猜中了,要不要我向唐老汇报一下……

不用!姜天睁开双眼,言简意赅地道。

姜先生真是心胸开阔啊!小魏一脸敬佩地道。

呵呵,对付他们,何须唐老动手,我杀他就如同杀鸡一般!

姜天双眸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却是闪烁着一道犀利的寒芒,心中杀意滔天。

但我又怎么能轻易地杀掉他们!那太便宜他们了!

吴朝辉、柳望峰,还有金陵的三大家族,我要像猫戏老鼠一般好好地玩弄你们,让你们饱尝失去一切痛苦和绝望!让你们万劫不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姜天回到了时代豪邸。

天色已经大亮。

虽然姜天有点纨绔,资质平庸,但爹妈对他一样疼爱,给他买了一套别墅当婚房。

这别墅,只能算中档,而且位于开发区,周围设施不齐全,并不贵。

我回来了!

走进客厅,姜天看到赵雪晴和岳父赵虎成正坐在沙发上,似乎在等待自己的模样,不由有点意外。

赵雪晴对自己的感情十分复杂,有同情,但更多的则是恐惧和厌恶。

那份原本稀薄的夫妻之情,早就被自己糟践光了。

她对自己不离不弃,应该只是履行一个妻子的责任罢了。

你还知道回来!昨天晚上你死哪儿去了!赵雪晴有点生气地道。

她昨天晚上一夜没睡,此时眼睛红彤彤的,还有着明显的黑眼圈。

昨天她下班后发现姜天并没有回家,忽然想起来自己匆匆忙忙的离开医院,竟没有给姜天留打车的钱,她顿时慌了,心想姜天是不是走丢了。

她先去派出所报警,但是人刚刚走丢,还不到24小时,警方根本不予立案,自然不帮忙寻找。

赵雪晴开车从医院一直找到家,喊了一路,嗓子都喊哑了,但根本没有人影。

虽然姜天对赵雪晴一向不怎么样,但在她看来,那毕竟是自己的老公,只要一天没离婚,自己就不能不管他。

此刻见姜天优哉游哉地回来,不由有点恼火地瞪了姜天一眼,十分不快。

哎呀,雪晴,姜天也有自己的生活的嘛,不要太干涉他!

赵虎成温和地笑了笑,但姜天却敏锐地感觉到他目光中隐藏着几分不屑。

姜天心里好像明镜一样,赵虎成现在已经察觉到姜家的危机了,恐怕已经后悔死了。

赵虎成担任开发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后妻倒是个女强人,开了一家医药公司。

他有两个女儿,赵雪晴是和亡妻所生的大女儿,娶了新妻子之后,还生了一个小女儿。

赵雪晴幼年丧母,在赵家是舅舅不疼姥姥不爱,所以赵虎成才让她和姜天这个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结婚,想从姜家得到一些好处。

孰料,这些天姜家和药王集团却深陷各种危机,根本没办法帮衬他的生意。赵虎成偷鸡不成蚀把米,对姜天分外看不入眼。

姜天自然不方便说自己去到事情,坐了下来,淡淡地道:我去百丈崖上逛了逛……

哦,去百丈崖了啊,那里荒无人烟,大晚上去不安全,你还是小心点……

又聊了几句,赵虎成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淡了。

这家伙真是疯透了,大晚上去百丈崖,也不怕被野兽咬死!

他暗暗后悔,自己真是没有远见了,竟然没看出姜家已经大厦将倾行将就木了!

没了姜家当靠山,姜天完全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论能力,论手腕,和柳望峰根本不比啊!

姜天,你感觉现在脑袋怎么样?还那么乱吗?有没有去公司上班的打算?

赵虎成虽然很看不上姜天,但毕竟是亲人,还是要表示一下关心。

上班,我没兴趣的!企业管理那些,我也不懂啊!我现在只想照顾好雪晴……姜天苦笑摇了摇头道。

他修真万年归来,无限神通,想赚钱还不容易,还用着去上班吗?

姜天啊,你有空还是学习下企业管理,实在不行,从基层那些公关和销售岗位做起也行啊!

赵虎成皱了皱眉。

这小子看来真是彻底废了,连工作都没兴趣了。

想那柳望峰,已经把旗下的一家公司运作到新三板上市了,一笔就赚了一个多亿啊。

就凭你那疯癫样,别打我闺女就行了,还等你去照顾她呢!搞笑!

既然伯父有提携我的想法,那我去雪晴的公司上班吧!

姜天忽然灵机一动,心说,去雪晴的公司上班,那不正好可以照顾她保护她吗?

是的,自己前世也去过雪晴的公司上班的。

只是那时候的自己,根本没有能力保护她,眼睁睁地看着她被人欺负骚扰。

但这一世,自己修真万年归来,曾经登临宇宙绝巅,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哦,这很好啊!随便干个什么事儿,也比闲着强!

赵虎成笑了笑,心说,我这是发哪门子疯啊,他去上班,那不是添乱吗?

姜天默然地点了点头。

雪晴,我之前和你谈的事情,你好好考虑考虑,我还有个会议,先走了!

赵虎成看了女儿一眼,起身离开。

这丫头也是憨傻!

刚刚让她和姜天离婚改嫁柳望峰,她却油盐不进,什么时候能开窍啊!

赵虎成走后,姜天走进厨房,拿出食材,默默地做起了早餐。

不一会儿,香味就传来出来。

姜天看似平静,但其实心里早已经翻江倒海。

家徒四壁,基本没什么像样的家具,一台29寸的电视,还是赵雪晴从旧货市场买来的。

虽然父母会每个季度都给打来生活费,赵雪晴在赵氏医药担任研发部门经理,薪水尚可,但绝大部分钱都用来给他看病,让他花天酒地了,早就造得一干二净,甚至还有不少欠债。

赵虎成不看好姜天,又要逼迫赵雪晴和姜天离婚,自然是一分钱都不会援助。

姜天一边做着早餐,一边暗暗发誓:

雪晴,我再也不要你这样清贫下去!我要让你富甲一方,权倾朝野!

我要成为你的荣耀,让你成为全天下女子都嫉妒的女人!

吃着香喷喷的早餐,赵雪晴很惊奇。

这小子难道好了,竟然会做饭了,也许他的精神病现在变成间歇发作了吧。

……

吃完饭,赵雪晴开上一辆红色雪佛兰科鲁兹,载着姜天一起抵达位于林州金融街的赵氏药业集团。

这家公司主营中成药,在整个林州能排前十,资产也达到了一个亿的规模,员工薪水很高。

赵虎成也是个人精,让一些官二代在公司里挂着虚职拿钱,方便帮自己打通各种关系。

所以,一进入公司前面的停车场,就能看到很多豪车呼啸而入,基本没有日韩车系,其中不乏一些豪华跑车。

记得,前世赵雪晴好像把我安置了公关部吧!

姜天走在楼道里,旁边走过的是西装革履的男性员工,穿着超短裙的办公室女郎,各个精神抖擞,干劲十足,让他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前世,在姜家覆灭之后,柳家立刻对赵家发动了攻击,将赵氏药业吞并。

这家公司一夜之间,在林州除名。而这些员工,也都沦为了失业者。

我和人事部长打过招呼了,你直接去公关部吧,我帮你办理入职手续。赵雪晴说道。

公关部,基本上就是陪客户和官方领导吃吃饭,唱唱歌,拉拉关系,签下订单,催催货款,工作比较简单。

雪晴,免得我给你丢人,在这里,我们就不要暴露关系了!姜天轻声道。

其实,赵虎成又何尝没想明白这点,他想攀附姜家,但也隐隐觉得姜家势头不太好,所以,姜天与赵雪晴的婚事相当低调,鲜为人知。

哦……好啊。看着姜天苦笑的脸庞,赵雪晴忽然心中有点酸涩。

他应该也很自卑吧。

曾经的姜天,在金陵也是纨绔恶少,横行霸道,无人敢惹,何等威风,何等霸气。但现在却成了一个任人欺辱的精神病人。

那我去了!姜天向公关部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那边工作轻松,但你要记得,不要多喝酒,你的脑子……赵雪晴担心地道。

知道了!

姜天心里有点甜蜜和温馨,哪怕是自己经常殴打她,她还是在尽一个妻子的责任啊!

走进公关部,姜天顿时为之一愣。

办公室内,男的高大帅气,女的青春靓丽,身材堪称模特,气质一流,拿去当杂质封面人物都没问题。

前世我进入公关部的时候,脑子已经不好了,倒是没注意到公关部全是帅哥美女!

姜天微微一笑,找到一张空着的办公桌,坐了下来。

这些男女,倒并不全是俊男靓女,但是,都非常善于打扮,显得青春四溢。

此时,他们一边吃着早餐,喝着咖啡,一边闲聊一些工作中的趣事,对姜天视而不见。

新来的?终于有人注意到他。

嗯!姜天看向邻座的那小子。

小伙子长得很帅气,但是,眼圈乌黑,哈欠连天,显然昨天晚上有接待任务,酒还没醒呢!

我去,我以为还会来一个大美女,没想到是个糙老爷们,也不帅气,你这颜值,怎么能进公关部呢!这货唉声叹气地道。

连台词都一模一样啊!沈乐,你还是一点没改!

姜天在心中默默叹气,双眸却闪过一道深深的感动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