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 小说完结版原文阅读

第3章真是作孽啊

上官若仙想让太子看到上官若离在染香楼被人践踏的样子,但没想到上官若离竟然跳楼摔在大街上,被染香楼的人群殴,竟被宣王所救。 如果上官若离自己离开,就坐实不了身份,到时候来个死不承认,那她就白忙活了,只能冲出去当场揭穿。 当然她更想在宛若上仙的宣王面前表现一下,引起他的注意,尽管他四年前在战场上伤了身子不能人事,但她依然在心底爱慕着他。 自小的爱慕,怎么可能说散就散? 宣王东溟子煜是前太子,龙章凤姿、文成武就、战功累累,若不是身子伤了不能有子嗣,太子之位怎么会轮到愚蠢自负的东溟子澈? 上官若离一直处在昏迷中,感觉一会儿在爆炸的大火中粉身碎骨,一会儿在高空中无休无止的坠落。 原主的记忆片段在黑暗里都是纷纷杂杂的声音,让她抓狂。 夏鹤霖给上官若离处理了头部的伤口,接上断了的肋骨,便留下药膏让两个医女为她处理外伤,自己回到书房。 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太监正在优雅的喝茶,见他回来,放下手里的茶碗,站起来行礼:夏太医,上官大小姐伤势如何? 夏鹤霖叹息道:真是作孽啊,浑身都是鞭伤打伤,坠楼造成头部重创出血严重,肋骨断了两根,伤到了内脏。还能活着真是奇迹! 小太监问道:可能保住性命? 夏鹤霖:有王爷的千年雪参和黑玉断续膏性命无虞,莫问公公代老朽谢过王爷赐下灵药。 莫问淡笑道:我家王爷曾与上官大将军并肩作战、同生共死,帮一把是应该的。 夏鹤霖捻着白胡子叹息道:上官大将军抛头颅、洒热血为国征战边疆,他的嫡女却遭此大难,真是令人齿冷啊! 莫问微笑:人的命数谁说的清楚呢?抱拳,有劳夏太医照顾上官大小姐,小的回去复命了。 说完打开窗子翻出去,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夏鹤霖摇头叹息,正要给自己倒杯茶,就听门外有小厮禀报:老爷,镇国大将军夫人和上官二小姐来接大小姐回府。 夏鹤霖眉头蹙起,眸光微冷,抬步出了书房,来到医馆大堂。 镇国大将军夫人肖云箐神色凝重而担忧,见到夏鹤霖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苦笑,夏太医,真是谢谢您了,不知若离的伤势如何? 夏鹤霖把对莫问说的伤情重复了一遍,最后道:她肋骨刚接上不能移动,建议在此治疗一段时间。 肖云箐还没开口就被夏鹤霖堵住话头,不由得微蹙起了眉头,面有难色的道:这不好吧,若离一个大家闺秀怎么可以住在外面,这样会落人口实的。 夏鹤霖淡笑道:住在老朽的医馆里,谁会说三道四?这里有专门为重症病人备的客房,还有医女伺候,夫人只需把费用付齐就是了。 上官若仙唇间泛起一抹嘲冷,莫不是你为了赚取钱财而扣着姐姐不放吧? 仙儿!肖云箐喝止,夏鹤霖曾是太医院院正,医术超绝,皇上都要敬重他几分。尽量不要得罪,保不齐什么时候就求到他了,谁没个病啊灾的呢。 夏鹤霖也不生气,很好心的道:老朽只是作为一个大夫尽职尽责的建议,如果夫人执意把大小姐带回去,老朽自然不会反对,不过…… 他欲言又止,目光扫过大堂内来来往往的客人,那些人都没往这边看,但耳朵都支棱着呢。 肖云箐眼睛眯了眯,道:好吧,那就留下两个丫鬟伺候着,不能委屈了大小姐去。 夏鹤霖捻着胡须,淡笑道:夫人随意。 他在宫里伺候了几十年,见过的猫腻儿比她们吃的盐都多,还让她们牵着鼻子走? 肖云箐从随行的丫鬟里点了两个,眸色深沉,道:好好伺候大小姐! 两个丫鬟给了肖云箐一个放心的眼神,福身:是! 肖云箐和上官若仙出了回春医馆上了马车。 还没坐稳,上官若仙就问道:母亲,为何不把那瞎子弄回府?若是她死了,东西拿不到或者她给了别人怎么办? 我为何留下那两个丫鬟?肖云箐恨铁不成钢的白了她一眼,道:那老匹夫说不能移动,若是我们执意把那瞎子弄回去,有个好歹就是我们的过错。你父亲回来能轻饶我们?再说今天你已经被那瞎子破坏了名誉,医馆里人多口杂,还不知会传成什么样。 上官若仙咬牙,狠狠的捶了一下马车厢,谁知那瞎子平时都连话都说不利索,今天受了那么大的刺激却伶牙俐齿起来了! 肖云箐冷笑:兔子急了都咬人,狗急了都跳墙! 母亲,女儿这次事情没办好,太子都不高兴了,若是那瞎子再跟父亲胡说八道,让父亲与太子起隔阂,太子不让我做正妃可怎么办?上官若仙摇晃着母亲的胳膊撒娇。 肖云箐眸中闪过狠厉,那瞎子总会回府的……呵呵! 母女二人不约而同的露出阴险的笑容。 …… 皇宫的凤仪宫内, 皇后端坐在凤椅上,面色凝重,精美的护甲套一下一下的敲着桌面。 太子坐在下手的椅子上,神色期待的望着皇后,母后,趁这个机会,儿臣一定要退婚,儿臣不能娶一个瞎子为太子妃,更不能娶一个失了贞洁的瞎子为妃,不,妾她都不配。 半晌,皇后叹息道:这婚事是当初你父皇定下的,上官天啸还在边关征战,若是贸然取消赐婚,恐怕他会不会答应。 太子道:父皇当初夺位,为了拉拢上官天啸把刚出生的上官若离定给儿臣,那是他不知道上官若离是瞎子,知道实情后父皇肯定很后悔。如今儿臣已经是太子,他也不想未来的皇后是瞎子吧?说不定他正需要一个契机退婚呢! 突然,他眸光一凝,道:说不定上官天啸当初故意隐瞒上官若离是瞎子而欺瞒父皇呢!现在是上官若离失贞,咱们占理,失了这个机会,以后倒后账可就是咱们的错了。再说了,改立仙儿为太子妃也给足了上官天啸面子。

文学

第4章纳尼?要验身? 皇后眸光微冷,上官若仙是继室所出,总是与嫡女差那么一点儿,而且这次的事说不定真是她主谋的,其心狠毒啊。这样的德行,怎么配做后宫之主? 太子露出一丝阴笑:母后怎么这时候想不开了呢?您当初也不是皇后,儿臣也不是太子…… 皇后瞪了太子一眼,起身,那本宫就去打探下皇上的口风。 皇后在皇上的寝殿伺候了一晚,翌日上午,就有传旨太监捧着三道圣旨带着两个老嬷嬷从宫里出来,一路朝镇国大将军府行去。 刚发生上官若离的事,现在又有圣旨下来,吃瓜群众立刻觉得有热闹看了,纷纷跟着传旨的队伍,想知道这三道圣旨是什么内容。 大家猜想,一道圣旨可能是取消大小姐赐婚,一道圣旨可能是赐婚二小姐,那么第三道圣旨是什么? 上官天啸和长子上官宇在外征战,肖云箐带着上官若仙和儿子上官昭以及几个庶出儿女出来接旨。 镇国大将军府门口围满了百姓,若不是门口有威风凛凛的侍卫拦着,他们就闯进来看热闹了。 摆好了香案,上了香,太监打开圣旨宣读。 第一道圣旨果然是取消了太子东溟子澈和上官若离的赐婚。 第二道圣旨也没出乎大家的意料,把上官若仙赐婚给东溟子澈做太子正妃。 长点脑子的人就知道,太子不会得罪上官天啸,更不会放弃镇国大将军府这个助力。 上官若离失去了清白,太子妃换成上官若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那第三道圣旨肯定是如何处置上官若离的! 失贞的女子一般是浸猪笼或者出家修行,像上官若离这种被害失去贞洁的,皇上为了彰显皇恩浩荡肯定是让她出家。 肖云箐和上官若仙已经高兴的要飞上天了,早把上官若离抛诸脑后。 肖云箐起身,笑的像吃了蜜蜂屎似的,对传旨大太监道:郑公公辛苦了,快进屋喝杯热茶! 郑公公笑的谄媚,咱家的差还没办完呢,请夫人带路去看看上官大小姐吧。 上官若仙一脸的为难羞愧,道:公公有所不知,姐姐在染香楼受伤,不能移动,在回春医馆疗伤。 她加重了染香楼三字,怕大家忘了这事儿似的。 郑公公眸光微恙,他与肖云箐说话,这个二小姐却不顾礼仪插嘴,继室所出虽然也算嫡出,但终归与真正的嫡女差着一层。 肖云箐察言观色,拉了上官若仙一把,陪笑道:若离在回春医馆不便移动,公公可是有事? 上官若仙意识到自己有点得意忘形了,低头退到肖云箐身后,垂眸掩去眸中的冷色。 等她成了皇后,先把这阉人做彘。 郑公公一甩拂尘,道:既如此,那咱家就去回春医馆走一趟吧。 肖云箐当然要跟着去,上官若仙也好奇皇上如何处置上官若离,也紧随其后。 门口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又都跟着去回春医馆,并低声猜测议论着圣旨的内容。 听到郑公公来了,夏鹤霖忙迎了出来,敛衽行礼,却被郑公公一把托住:夏太医切勿多礼,折煞咱家了! 夏鹤霖也不勉强,笑着客气道:老朽已经告老,不敢当! 郑公公笑呵呵的道:那咱家一个奴才也不敢受大人的礼呀,皇上身子不爽利的时候还时常念叨夏太医呢! 看热闹的百姓一看皇上跟前的大红人都不敢受夏鹤霖的礼,心里对夏鹤霖更加尊敬。 夏鹤霖冲着皇宫的方向行礼:恭请圣安! 郑公公郑重道:圣躬安! 然后换上笑脸,道:咱家今日是来办差,上官大小姐在何处? 夏鹤霖道:在客房,郑公公请…… 到了客房门口郑公公给了身后两个老嬷嬷一个眼神,老嬷嬷会意,推门而入。 夏鹤霖蹙眉敛眸,心中已经猜到了皇上的用意。 上官若离悠悠转醒,发现周围的景物依然是古色古香,围在她身边伺候的丫鬟也是穿着古装,这才又一次确定了穿越的事实。 大小姐醒了?一个圆脸的十五、六岁的丫鬟看她睁开眼睛露出喜色,但对她眼中的光亮露出疑惑,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上官若离这才想起原主是瞎的,忙装出看不见,目光空洞没有焦距的样子。 丫鬟见她不为所动,露出一抹讥笑,奴婢还以为大小姐能看见了呢。 另一个鹅蛋脸的丫鬟端着茶碗过来,道:大小姐,奴婢是春桃,和秋菊一起伺候您,您可要喝水? 上官若离失血过多,确实口渴,木然的点点头。 春桃正要把茶碗送到她唇边,门被推开,进来两个宫装打扮的老嬷嬷。 秋菊问道:你们是何人? 一个老嬷嬷亮出一块腰牌,咱们是宫里的嬷嬷,奉旨来为上官大小姐验身! 纳尼?!验身? 上官若离心中一凛,尼玛古代怎么验身啊! 春桃和秋菊忙行礼,躲到一边儿,让开床前的位置。 看着两个一脸横肉的中年嬷嬷走过来,上官若离想到了容嬷嬷。 作为一个现代受过高等教育和综合训练的特工,她知道古代的验身技术是很不科学的好伐? 再说了,若是两个嬷嬷被人买通,在验身的时候稍微动动手指,原主跳楼保住的清白之身就被捅破了。 不要!你们走开!上官若离踢着腿抵抗,尽管每动一下身上的伤就钻心的痛。 较胖的嬷嬷伸手按住她的腿,冷声道:咱们是奉旨办事,奉劝大小姐还是不要抗旨的好! 上官若离咬牙忍痛一脚踹向较胖的嬷嬷的脸,走开! 较胖的嬷嬷吃痛捂脸,厉声道:哎吆!大小姐你是要抗旨不遵吗?! 在门外的夏鹤霖对郑公公道:上官大小姐受了惊吓,精神不稳定,不如让医女进去施针稳定情绪。 郑公公自然不会反对,也好! 夏鹤霖给了两个医女一个眼色,医女微微敛眸抬步进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