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总裁】首席霸爱俏千金小说在线全文TXT

春华福利院——

队长,福利院到了! 到了,这么快!队长睁开眼睛,看了看车窗外的福利院大门。

文学

好了,你们两个把她从到里面去,交给院长。 好的! 两个法院的工作人员,将小女孩包下车,拿着小女孩的提包,带着小女孩走进了春花福利院…… 院长,这个小女孩的父母都已经去世了,也没有亲戚所以我们就给送过来了。 好的,小女孩长得很漂亮啊,你叫什么名字?院长慈眉善目一看就知道是好人,微微弯下腰,轻轻的摸了摸小女孩的额头。 我叫姗姗。小女孩黑色的瞳孔中倒映着面前这位微笑着的阿姨…… 姗姗,很好听的名字啊! 院长对着小女孩一直微笑,但是小女孩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笑也不像其他小孩一样哭泣,而是面无表情,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既然院长你收下这个小孩了,我们就回去交差了! 好,慢走! 小女孩目送着送自己来的两个叔叔离开,直到消失在视线之中…… 走吧,人已经走了!我们进去吧!阿姨会为你找到新的爸爸和妈妈的!院长蹲在了小女孩的面前。 我有爸爸妈妈!小女孩的这句话让院长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额,走吧!我们进去吧!院长一脸尴尬的表情,转身拉着小女孩走进了福利院里面。 小女孩并没有拒绝,只是跟着院长走着……也许小女孩并不明白福利院的意思,但是小女孩从这一刻明白了,自己现在是一个孤儿,只能住在福利院的孤儿…… 沙滩别墅—— 这颗樱花树,还是这么漂亮!齐信昌驾车来到了蓝家的沙滩别墅,下车来到了樱花树下,摘下一朵粉色的樱花,轻轻的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 还是那么清香……齐信昌闭上眼睛享受着,樱花带给你自己嗅觉上的舒适。 齐先生,小姐应该还在房间里面睡觉! 那咱们进去吧。 这……这怎么回事……这……吴妈看到别墅门上的封条,愣住了…… 怎么会有封条?齐信昌看着门上封条上面的字,应该是法院的人来贴的…… 小姐呢?有没有人?人都去哪了?吴妈看着门上的封条想起来自己家的小姐还在别墅里面!吴妈着急的就要上去扯下封条! 吴妈,不要激动!封条不能撕,是犯法的!既然贴上;额封条就是没有人了!齐信昌连忙上前拦住吴妈,观察封条上面是哪个法院的,既然小女孩不在别墅外面,那就一定是被法院的人带走了! 吴妈,我可等到你了!从别墅后面跑出一个身穿佣人服装的女人。 小兰?吴妈一看,跑出来的人是照看小姐的小兰! 吴妈,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了啊!刚刚来了一群人,把我们都撵出来,还贴上了封条。 小兰,小姐呢?吴妈队小兰的话一句都没有听进去,而是左右张望着,寻找着自己的小姐。 小姐啊,被法院的人带走了! 什么?带走了?带到那里去了? 说是送去福利院了! 什么?福利院!吴妈一下子感觉双腿无力,一下子坐在了沙滩上…… 吴妈,你怎么样?没事吧……小兰被吴妈下了一跳,连忙蹲下查看吴妈的情况。 你们为什么不拦着他们带走小姐呢! 吴妈,我们不敢啊!说什么我们要是阻碍执告我们,将我们都抓起来的!你也知道我们都是下有老下有小的,心有余额而力不足啊……这不是我在这里等着你回来告诉你吗!小兰其实心里面也感觉让那些人带走小姐,对不起老爷和夫人的在天之灵,但是自己也是身不由己,要是自己坐牢了,那自己的一家老小该怎么办…… 再说了吴妈,现在老爷和夫人都不在了,小姐被送到福利院是早晚的事情啊! 闭嘴,小姐我来养!我绝对不会让小姐去福利院! 吴妈你自己也是一把年纪了,你还能照顾几年小姐啊! 你……滚……滚……也许是小兰说出了吴妈的担心,吴妈震怒了…… 好,好!我走!您不要气坏了自己……小兰转身离开了沙滩别墅! 吴妈,你也不要太着急了!既然已经查封了,那你就先和我回我家吧!至于姗姗我这就托人去打听送去哪所孤儿院了!齐信昌的心里也着急,毕竟小女孩是自己最好朋友的女儿,现在失踪了,让自己怎么对得起自己的昔日好友…… 齐先生,真的是感谢您的大恩大德啊!吴妈很庆幸自己当初去找了齐信昌,否则现在出这样的事情,自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好了,不说这些!走吧! 齐信昌搀扶着吴妈朝着车走去…… 老王,现在蓝家倒了,也没有钱再给你开工资了,你也另找活吧! 吴妈,等找到小姐我在离开!毕竟小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 老王,你不嫌弃就到我齐家去当司机吧!正好我要给我儿子找个司机接送上学!待遇和原来的一样。齐信昌一看司机的人品就很好,所以就收为己用! 齐先生,谢谢您!老王很感激,要知道他这个岁数,再找一个稳定的工作,有多么难! 走吧,齐府! 一前一后黑色的两辆开出了沙滩别墅…… 春花福利院—— 大家静一静!这位是咱们新来的小朋友!院长将小女孩领到了一个大教室,里面有很多的小孩子。 来做个自我介绍吧! 我叫姗姗!小女孩看着陌生的一切,只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很好,你们玩吧!院长将小女孩留在了这里,转身离开! 小女孩找了一个空位子,坐了上去,看着周围三三两两的小孩子嬉嬉闹闹。 你怎么一个人?不和他们去玩?一个小女孩来的了小女孩的面前,一脸疑惑的看着小女孩! 我喜欢安静。小女孩看了一眼小女孩,然后又低头玩耍着自己怀里的泰迪熊。 我叫韩雅欣。你呢?韩雅欣坐在了小女孩的旁边。 我叫姗姗。 你是今天刚来的吗?韩雅欣看着小女孩只是回答自己的问题,不多说一个字,于是没话开始找话。 是。你为什么一个人?不和他们一起玩? 他们都不愿意和我一起玩! 为什么呢? 因为我妈是杀人犯! 杀人犯?小女孩一脸惊讶的看着韩雅欣! 是,杀死我爸爸的凶手! 你妈妈杀了爸? 是! 怎么可能! 因为我妈妈在外面有其他的男人的,要和爸爸离婚,爸爸不离,就把爸爸给毒死了!是我做的证人,所以妈妈被枪毙了,而我沦落在这里!韩雅欣很平静的说完了自己的故事。 你怎么可以喝一个杀人犯的女儿说话!难道你也是杀人犯的女儿?一群小孩子围了过来,对着韩雅欣和小女孩指指点点! 你才是杀人犯的女儿!小女孩生气了,站起身来! 不是就不要和她一起坐着!一群小孩将小女孩拉走了…… 而韩雅欣只是默默的看着小女孩被那群孩子拖走,笑了笑…… 齐府—— 夫人老爷回来了!佣人看到老爷的车回来了,连忙跑到客厅来通知夫人。 小玲,你看清楚了?是老爷的车吗?郑含梅不知道自己的老公上午的时候换了件衣服就离开了,什么也没有和自己说。 夫人是老爷的车,但是后面还有一辆车。 还有一辆车? 是! 走吧,陪我去迎接老爷!郑含梅走出别墅,来到院子里。 信昌,你回来了!郑含梅看着齐信昌的后面还有一个中年的女人,虽然感觉奇怪,却什么都没有问。 含梅你出来做什么,身体好些了吗?齐信昌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站在炙热的阳光下面,有些心疼…… 信昌,好多了!不碍事的……郑含梅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走吧,快点进去!齐信昌搂着郑含梅走进了别墅,而吴妈跟在了齐信昌的身后。 信昌,这位是?郑含梅坐在了齐信昌的旁边,上下打量着坐在左边沙发上的中年女人。 她是吴妈,远山家的管家!齐信昌看出了自己老婆眼中的疑问,解释着…… 原来是远山家的管家啊,那来咱们家做什么呢? 哎,远山和舒玉出车祸去世了,沙滩别墅也被法院的人查封了,姗姗现在也被法院的人带走了,不知道送到那个福利院了!齐信昌一说起蓝远山就克制不住自己心里面的悲伤,脸色一下子乌云密布。 什么?怎么会这样呢?远山家怎么会这么不幸……郑含梅和苏舒玉可谓是要好的闺中密友,一下子从丈夫的口中知道自己的好闺蜜出意外去世了,郑含梅有些接受不了……顿时感觉天旋地转,用手扶着自己的头…… 含梅你没事吧?齐信昌连忙将郑含梅揽在自己的怀中,心里面着急的很…… 没事,信昌!就是有些意想不到……对了,姗姗呢?郑含梅一直都想要个女儿,但是天不遂人愿,生了个儿子,所以对自己好朋友的女儿格外的喜欢。 我已经让全公司的人都去找了,法院那边我也让人去打听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 那就好,信昌既然远山和舒玉都不在了,那不如我们收养姗姗! 我听你的!齐信昌自然是没有意见的…… 吴妈,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郑含梅担心吴妈会不会从中阻拦…… 齐先生,齐夫人,如果你们能收养我家小姐,我自然是没有意见,但是蓝家就我家小姐一条血脉了,所以不能改变我家小姐的姓氏。吴妈其实也在愁自己的年纪也不小了,小姐还小,要是自己也有个意外什么,小姐谁来照顾,福利是万万不能去的,现在好了齐家愿意来照顾小姐,那自己也就不担心什么了…… 吴妈,我们自己也是有子女的,只是喜欢姗姗,帮助自己的好友来照顾女儿,怎么会让姗姗改姓呢!郑含梅听到吴妈的话,很是高兴,嘿嘿……自己以后就有女儿了…… 那小姐今后就麻烦齐先生和夫人照顾了。 吴妈你说的什么话,照顾姗姗也是我们的责任!齐信昌现在不担心其他的,就担心小女孩此时此刻过的好不好…… 好了,都去休息下!折腾了一上午,姗姗的事情,等电话就可以了。 小玲,你把吴妈安排的客房去吧!郑含梅吩咐着小玲。 是,夫人。 第二日—— 齐先生,我家小姐还是没有消息吗?吴妈一大早就起来了,一直坐立不安,心里面担心着小姐,这一晚上有没有吃好,有没有地方睡觉…… 吴妈,法院那边已经有消息了,说昨天的那几个工作人员将姗姗送到了春华福利院,咱们现在就去把姗姗接回来! 真的吗,齐先生太好了!终于到小姐了……虽然小女孩只是失踪了一天,但是对于吴妈来说仿佛是一个世纪…… 走吧,吴妈! 恩。 信昌,等我下!我也要去……郑含梅急急忙忙的从楼上跑下来。 含梅你慢点,摔着了怎么办! 没事的,信昌。 含梅你在家里为姗姗收拾出一件卧室,打电话给上商场,送些衣服和玩具来。 好吧。郑含梅很想去,但是既然自己的老公都这样说了,只要听从。 走吧,吴妈。 齐信昌和吴妈坐上早就等候在一旁的奔驰车上离开了别墅,朝着春华福利院前进…… 春华福利院—— 昨天睡得好吗?小女孩走到了韩雅欣的旁边。 你怎么还和我说话?韩雅欣差异的看着小女孩。 怎么就不能和你说话了? 你不嫌弃我是杀人犯的女儿吗? 大家都是没有爸爸妈妈的孤儿,都一样! 呵呵,可是在他们眼中,我是不一样。 在我眼中一样就可以了。 谢谢你……韩雅欣还是第一次被人以同样的目光看待,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而小女孩却依然是一个表情…… 几点可以吃早饭?小女孩因为刚来吃不惯这里的饭菜,所以昨天晚上和没有吃一样,现在已经是饿的潜心贴后背了! 八点半,现在才八点。韩雅欣看着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 你饿了? 恩! 在坚持一会吧,马上就到点了! 姗姗,出来下。院长来的了宿舍,寻找着小女孩的身影。 我在,这里。小女孩朝着院长走了过去。 姗姗有人来看你了。 哦!小女孩知道一定是吴妈来接自己了。 小女孩跟着院长来到了会客厅…… 吴妈!小女孩朝着吴妈就跑了过去。 小姐,可算找到你了! 齐叔叔,你怎么来了?小女孩看着吴妈旁边的齐信昌。 叔叔来接你回家啊! 院长谢谢您对姗姗的照顾,既然我们已经找到姗姗,那姗姗我们就带走了。齐信昌开口说话了。 齐先生,并不是我为难你们,只是姗姗是没有父母的孤儿,只有通过领养才可以离开福利院。 我愿意收养姗姗,请院长办理下相应的手续。 好的,齐先生这边请。 齐信昌办理了小女孩的领养手续,回到会客厅找吴妈。 吴妈都已经办好了,咱们可以走了! 好的,齐先生。 齐信昌、吴妈抱着小女孩走出了会客室,来到院子里,准备离开福利院。 齐叔叔,等一下!小女孩回头看到了门口站着的韩雅欣。 怎么了? 吴妈,把我放下来。 哦。吴妈讲小女孩放下来。 这个送给你。小女孩跑到门口,将手中的泰迪熊,交给你韩雅欣,转身跑回了吴妈的身边。 现在可以走了。 就这样小女孩接走了…… 谢谢……韩雅欣看着自己手中的泰迪熊,泪水充满的眼眶…… 齐府—— 小女孩来到了齐家,在吴妈的带领下,洗了个澡,换了一身新的衣服,来到了客厅。 来,姗姗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我们就是你的爸爸和妈妈。郑含梅看着如洋娃娃般的小女孩,心里沾沾自喜着,自己的眼光就是好,衣服穿着真漂亮。 我有爸爸和妈妈,他们已经死了,我现在是孤儿。小女孩的一句话让现场鸦雀无声…… 小姐,你怎么能这样说!吴妈小声的责骂着小女孩。 不妨事,姗姗说的是事实!还是叫我们叔叔阿姨就好。齐信昌有些尴尬的说道。 齐叔叔,以后我就住在你家吗? 是啊。 那吴妈呢? 也住在叔叔家啊,吴妈还继续照顾你。 哦。小女孩不在说话。 齐信昌看着原本活泼可爱的小女孩,现在变得不笑了,也不再多说一句话…… 姗姗,这个是叔叔和阿姨的儿子,叫齐宇昊。 宇昊,来认识下妹妹。 齐宇昊刚刚放学回家,就看到了家里来了两个陌生人,于是走了过来。没有想到自己刚一进客厅,自己的妈妈就要自己认妹妹。 我没有妹妹。齐宇昊看了一下小女孩,不屑一顾的做到了自己妈妈旁边。 宇昊,从今天起她就是你的妹妹!郑含梅有些郁闷,这两个小孩子说的话还真是如出一辙。 我不喜欢妹妹。 我不喜欢哥哥。 在场的大人都惊讶了,也许这两个小孩天生就不对盘…… 就这样小女孩来到了齐家,开始了新的生活…… 而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叫蓝珊…… 齐家别墅依山而建,从正面进来就是一座假山喷泉,柏油的道路两边种满了梧桐树,假山后面是一栋四层的别墅,雄伟壮观。 齐家别墅四层分别:一层是客厅、餐厅、会客室、以及佣人的房间,二楼是客房,三楼是齐信昌的卧室和书房,四楼是齐宇昊和蓝珊的房间。后院是超大的游泳池,游泳池旁边是绿色的草坪,一条鹅卵石的小路延伸过去是一片花园,各种各样的玫瑰花,盛开着娇艳欲滴。 蓝珊来的这个陌生的家,已经两天了,看着周围豪华的一切,让蓝珊的心想起了自己的家,那座沙滩别墅…… 蓝珊走在鹅卵石的小路上,感觉着脚底下带来的痛感,来到了秋千旁边,坐在上面,轻轻的晃动着…… 齐宇昊无聊的很,无所事事的到处乱转,忽然看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是蓝珊,那个臭屁的女孩,明明比自己小,还不叫哥哥,看我怎么收拾你……齐宇昊的脸色洋溢着坏坏的笑容。 齐宇昊蹑手蹑脚的来到了蓝珊的身后,忽然用力的推了蓝珊的后背一下! 啊……正在思考的蓝珊被突然起来的推力吓的惊声尖叫…… 蓝珊妹妹,哥哥来帮你推秋千!齐宇昊感觉蓝珊害怕的表情太好玩了,决定在自己没玩够的情况下,是不会放过蓝珊的! 啊……齐宇昊,你干什么!不要在推了…… 秋千在齐宇昊的手中是越飞越高,蓝珊紧紧的抓住秋千的绳子,脸色被下的煞白…… 蓝珊妹妹秋千好不好玩啊?齐宇昊偷笑着,心里想着:哼,让你不把我放在眼里,让你不叫我哥哥,吓不死你,看你以后还嘚瑟! 齐宇昊你个,快停下来!蓝珊从小就恐高,此时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 你叫声哥哥,我就听下来。 不叫,我没有哥哥!蓝珊倔强的逼着双眼,不肯屈服…… 好,你不叫是吧!那就不要怪我了!齐宇昊把自己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狠狠的推了蓝珊的后背一下…… 蓝珊手心满是汗,一下手一滑,整个人从秋千上飞了出去,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急速坠落着…… 扑通……只听游泳池里一声巨响…… 齐宇昊看着蓝珊掉进游泳池,整个人也被吓呆了,傻傻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咳咳……咳咳……蓝珊从游泳池底部游了上来…… 齐宇昊应该庆幸蓝珊会游泳,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你没事吧?齐宇昊看着蓝珊从水里露出头来,连忙跑到游泳池旁边,心里害怕要是蓝珊出了事情,爸妈一定会杀了自己…… ……蓝珊只是恶狠狠的瞪了齐宇昊一眼,没有和他说话。而是朝着岸边游去…… 我拉你上来。齐宇昊想做点补偿,自己只是想要吓唬一下蓝珊,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蓝珊看了齐宇昊一眼,然后将手拉住齐宇昊的手…… 只听扑通……一声…… 蓝珊,我好心拉你上来,你这是做什么?齐宇昊又一次被蓝珊激怒了,刚刚的愧疚感一下子消失了…… 扯平了……蓝珊朝着齐宇昊笑了一下,转身上岸…… 啊……天哪,小姐你怎么全身都湿了?吴妈听到了蓝珊的叫声,连忙跑到游泳池,却看到的是蓝珊浑身湿漉漉从游泳池上来,而齐宇昊还在泳池里面泡着…… 刚刚不小心掉下去了,吴妈我没事!蓝珊并没有把刚刚齐宇昊对自己做的事情,说出来。 少爷,你还好吗?吴妈一看便明白了,是两个小孩在打架…… 本少爷能有什么事情,天气太热了,下水凉快凉快!齐宇昊其实已经感觉到自己浑身发冷,但是还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在游泳池里面游了起来…… 那少爷我就不打扰了,你继续!我带着小姐会去换衣服。 走吧! 吴妈带着蓝色朝着别墅里面走去…… 齐宇昊看到蓝珊和吴妈消失了,连忙上岸跑向自己的房间去换衣服! 小姐,你怎么会掉下水呢?吴妈还是忍不住询问着。 吴妈我不想说,你也就不要在问!蓝珊不想骗吴妈,但是有不想把刚刚的事情说出了,这是她和齐宇昊的较量,没有必要让大人去插手。 好,好,好!我不问。吴妈心里也明白蓝珊是怎么下水的,不过自己家的小姐也不是好欺负的。看今天的样子,齐宇昊也没有占到便宜。 吴妈,我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小姐,那我先出去。 对了,小姐!你准备下,齐先生已经为你把你的转学手续办好了,明天你就要和齐少爷一起去上学了! 我知道了。 蓝珊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远处蔚蓝的大海,感觉和自己之前看到的大海不一样,也许是自己住在海边的原因,从未像这样去观察过,原来在高处看大海有事另一番景色,真的好美…… 一转眼十年过去了…… 蓝珊也从一个七岁的小女孩,长成了一个十七岁的大姑娘了,清秀美丽的脸庞却被蓝珊可以打扮丑了,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扎成了马尾辫,齐齐的刘海遮住了眉毛,一双大大眼睛,双眼皮,长长的睫毛,笑起来露出尖尖的虎牙,戴着一副方框的眼睛,显得老土…… 李思怡和夏泡沫都是蓝珊最好的朋友,同在贵族学校,家里自然也都是有些钱的。 在这十年之中又发生了很多事情,吴妈也在陪伴了蓝珊五年之后去世了,齐信昌和郑含梅对蓝珊好比是亲生女儿一般,而蓝珊和齐宇昊的关系还是一样,没有得到一点缓解,在长辈面前齐宇昊和蓝珊总是装作一副无事的状态,私底下却是互掐无限…… 新时代购物广场—— 蓝珊,你走慢点啊!夏泡沫因为贪吃买了个冰激凌,给过回头一看蓝珊和李思怡都走好远了,也顾不上吃,追了上去…… 你个吃货,一看到吃的就走不动了!李思怡看着手里拿着三个冰激凌的夏泡沫,忍住调侃一番。 蓝珊,你来评评理!我就给我自己买了吗?不是也给你们买了吗?你看思怡得了便宜还卖乖,有本事不别吃,来蓝珊咱们两个吃。夏泡沫看着瞪了一眼李思怡,将手中的冰激凌给了蓝珊一个。 我不发表意见,我吃冰激凌。蓝珊也很无奈这两个人见面就掐,却谁也离不开谁……这让蓝珊想起了自己和齐宇昊…… 蓝珊一行人来到了路易咖啡厅,找了一个角落靠窗的位置坐下,没人点了一杯雪顶咖啡。 蓝珊,明天就开学了!终于可以升到大学部了!哎,你们听说没有咱们学校的大学部的校草也从美国留学回来了!夏泡沫一脸花痴的双眼冒着桃心…… 快点擦擦你的哈喇子吧,恶心死了!李思怡最讨厌夏泡沫犯花痴的样子,无知少女啊! 校草?是谁啊?蓝珊从来都不关心学校里面的各种八卦。没有听说学校有校草啊? 哇去,蓝珊你是不是来自未来啊?齐宇昊啊!夏泡沫有些怀疑蓝珊是不是外太空穿越来的! 什么?齐宇昊!!咳咳……咳咳……蓝珊被夏泡沫的话惊到了,一口咖啡呛到了气管。 姗姗,齐宇昊确实长的很帅,你也不用这样啊!夏泡沫一脸诧异的看着蓝珊。 就他?还长的帅?你们的审美有问题吧?蓝珊一想起齐宇昊坏笑的嘴脸,就毛骨损然,这样的恶魔居然还有人喜欢?天大的新闻啊…… 蓝珊,你不要诋毁我们心中的男神!夏泡沫一副誓死捍卫自己心中男神的样子…… 噗……哈哈,笑死我了!李思怡看着夏泡沫一副犯二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着。嘴里的咖啡正好喷到了夏泡沫雪白的裙子上! 李思怡,你什么意思!夏泡沫看着自己刚刚新买的裙子,就被李思怡一口带着口水的咖啡给糟蹋了,肝疼啊…… 不……噗……不好意思,实在是憋不住了!李思怡捂着嘴偷笑着。 呜呜,我的裙子啊! 快去洗手间清理一下吧!蓝珊看着夏泡沫一脸心疼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 姗姗你还笑,你们俩合起火来欺负我!哼!不理你们了!夏泡沫起身朝着洗手间走去。 思怡,你也不要一直说泡沫了,一会给说哭了,就麻烦了! 没事的,她那么皮糙肉厚的,她会哭吗?李思怡是圣保罗学校出了名的毒舌。 姗姗,明天就升到大学部了!你准备报什么社团啊? 我还没有想好,你呢? 我应该会去宣传部吧,毕竟和我的专业多少挂钩。 那泡沫和你一起吗?你俩都是要去学设计。 姗姗,当时咱们不都说好的吗?怎么你突然变卦了,去学什么经济? 我养父母希望我学经商,以后好管理公司。 好吧,我明白的!李思怡和蓝珊是从初中就在一个班,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自然知道蓝珊家里的情况。 泡沫知道你改了专业,可是难过了很久呢! 思怡,你有说我什么坏话呢?夏泡沫清理干净裙子上的污渍,回到了座位上。 呵呵,曹操来了。 什么曹操?蓝珊的这句话,更让夏泡沫迷茫了…… 没什么,说你跑的快啊! 那是,不是我吹,高中三年哪一年的女子百米的冠军不是姐的! 恩,你最厉害! 李思怡和蓝珊对视一笑…… 你不能爱我,你选择离开我,你留下的空白,我要怎么去填埋,你不能爱我,你已经离开我,梦醒时分的我,不再徘徊,停止的钟摆,眼泪的存在,证明悲伤并不只是一场幻觉,镜头是深海,回忆的沉海,梦醒时分的我,不再徘徊,你不能爱我,你已经离开我…… 我接个电话。蓝珊从包里拿出手机,看到是养母打来的电话,按下了接听键。 阿姨。 姗姗啊,一会你哥哥就从美国回来了!早点回家吃饭哦!话筒另一端传来了郑含梅温柔的声音。 知道了,阿姨!我这就会去。 好的,路上注意安全。要不要我派车去接你? 不用了,阿姨!我打车回去就好。 恩,好的! 蓝珊挂断电话,放入包中说道:你们两个先玩,我回家去了。 哦,好吧! 蓝珊拿上包,到款台前付了帐,就离开了咖啡厅。 齐府—— 妈!齐宇昊从机场回到齐府,什么都不拿,直接冲进了客厅,一下子抱住了郑含梅。 乖儿子,快让妈看看!郑含梅都已经一年多没有见到直接的儿子。眼眶渐渐湿润了…… 爸呢?齐宇昊没有看到齐信昌的身影,有些失落。 还在公司呢!一会就回来了! 阿姨,我回来了!就在这个时候蓝珊走了进来。 呦,这不是我家的蓝妹妹吗?齐宇昊听到蓝珊的声音,就来了精神,回头看去! 欢迎你回家。蓝珊看到齐宇昊就怎么都想不出来,但是看到郑含梅那么高兴,就牵强的笑了一下。 蓝妹妹,别人家的女儿家呢都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你怎么越来越难看呢?齐宇昊看到蓝珊一副土鳖的样子,就忍不住调侃! 呵呵,齐宇昊你忘记我今年十七岁,还没到十八岁,所以应该是没有变!蓝珊也不是好惹的直接回了过去。 那蓝妹妹你长的实在是太早熟了,看起来已经就像二十八了。 那齐宇昊你长的还真是太年轻了,我怎么感觉你一直都停留在十岁呢?蓝珊跳了一下眉毛,装作一脸疑问的样子! 你……齐宇昊发现一年多不见,蓝珊的嘴巴可是变厉害了! 好了,我看你俩都没有长大!郑含梅都已经习惯了,两个小鬼掐来掐去的样子,乐在其中! 妈,你看她我刚回来就和我针锋相对的! 姗姗,你会房间去换身衣服,下来等叔叔准备吃饭。郑含梅为了终止两人的唇枪舌战,决定按老办法支开一个。 是,阿姨!蓝珊瞪了齐宇昊一眼,上楼会自己的房间去了。 妈,你怎么有向着她!齐宇昊很无奈,从小到大,自己的父母都是向着那个死丫头,明明就是没大没小,但是父母从来不说她。 好啦,乖儿子你不饿吗?快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下来吃饭!一会你把回来,你还没用下来吃饭,又要说你了! 知道了!这就去!齐宇昊回家的第一仗就败了…… 齐宇昊的房间同样在四楼,路过蓝珊房间的时候,心里想着:哼!蓝珊咱们来日方长!看看谁笑到了最后,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