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焰鸿蒙小说免费阅读赤焰鸿蒙全文无删减

天蔚蓝,云飘散,一阵秋风扫过,树叶飒飒作响,随风打着旋儿上下翻腾,如同漫天飞舞的枯叶蝶。

八荒——东荒,昭明王朝,凤鸣城万家后院,一个面容看起来比较稚嫩的少年身着紫色纯阳袍,手执红缨铁枪,对准一块大理石碑不停地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他的名字叫做万浩,当代万家家主的次子,一个在十四岁礼前就突破到九天真境第四重天的天才,却又在随后的两年之内变成了没有任何突破迹象的废柴。

无论如何刻苦的,身体似乎通气了一般,好不容易感受到元气的存在,却又在一刹那被抽干。这种遭遇不仅是老天和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同时也让他成为了整个家族子弟的笑柄。

又是这样,两年了,整整两年了!任我多么刻苦,大哥和父亲给予什么样的灵药,都无法凝聚元气。难道我的体质真的不适合吗?既然这样,那为什么又让我之前如此迅速?难道连老天都认为我好欺负,在耍我吗!万浩的眼神中透出一股失望和不甘。

啊!手中的红缨铁枪锋芒突然一转,化作一条银蛇,唰地刺进了大理石碑,顿时,数道裂纹从枪眼处向四周扩散,转眼便成了碎块。

乒——乒——乓——乓——

突然间,万浩的耳边传来了兵器击打的声音,隐隐约约还有人的嘶吼声,这与寻常的时候有些不同。

要知道,万家是凤鸣郡中的大家,它与城北的城主世家叶家,城南的杨家三足鼎立,制度自然很是严格的。在家中,除了练武场其他地方是严禁私斗的,而显然,这声音不是从练武场传来的。

想到这里,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嗖!嗖!

两支黑色的箭羽似流萤划破长空,极速射向万浩。万浩眼疾手快,右臂向内侧一转,迅速抽出红缨枪,凌空舞动,利用枪身进行格挡。

铿!铿!箭矢全部击中在枪杆之上,落在地上。

出来吧!暗箭伤人算什么本事!万浩脸色阴沉地说道,眼光敏锐,警惕地关注着四面八方的动静,以防再一次的突然袭杀。

哎!真是失败,没想到我的箭竟然会被一个废物给躲过去了,本以为能直接灭了你呢。一道人影出现在前方的屋檐之上,万浩看到来人领口的烈阳图标,以及那副高高在上,令人厌恶的样貌,瞬间认出了此人。

万林,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忘记家规了吗?别以为有四叔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

偷袭者不是他人,正是万浩的堂哥——————万林。

什么意思?你这个废物有资格知道吗?万林轻蔑地说道。

万浩听后脸色一青,他和万林关系从小就不怎么好,或许是因为自己有一个十八岁就达到九天真境第九重天的大哥,将天赋不低的万林完全压制,让他难以在家族中崭露头角,绽放光芒,因此心生愤怒,可又碍于没有能力对付万云,只能退而求其次来欺负境界低微的自己。

你不要欺人太甚!万浩咬了咬牙,抑制自己的冲动说道。

欺你又怎么样?今日我不仅要欺你更要杀你!语落,万林手中的刀突然从鞘中拔出,不带任何花哨地朝着万浩竖劈而去。

万浩身体侧倾,躲过刀芒,手中的枪随即进行反击,他的速度很快,枪尖刺破空气,在一瞬间爆发出刺眼的红光,好似出生的太阳。

烈阳爆!万家《烈阳经》中的武技在他的手中施展的淋漓尽致。因为不能凝聚元气提升修为,所以他大多时间都用在了钻研武技之上,因此对于武技他却比常人理解的更加深刻,大有一种洗尽铅华,返璞归真的感觉。

刺眼的光芒登时将周围笼罩,万浩整个人衍然化成了一尊烈阳,炽热之感以他为中心,向四周笼罩而去。

技止此耳?万林嘴角向上一咧,不屑地笑了笑道。

手中的刀芒趋势一换,改竖为横,元气灌注刀身,通体银亮的刀刃在刹那间泛起了白霜。

雪饮刀!万林同样使出了家族高级武技,想通过五行水克火来压制万浩。

沁入骨髓的寒冷从刀身迸发而出,夹带着阴冷的肃杀之气覆盖万浩。

铿!铿!铿!枪尖与刀刃相碰撞,拔出星星火花,爆发出的元力波动,将四周的树木草叶摧毁,遍地的碎屑夹在尘埃中翻腾不息。

因为境界的绝对差距,寒冰刀气将所有烈日枪劲轻易化解,并且将他整个人击退了数步,紫色烈阳袍上也因受到刀气侵袭而隐隐沾上了一层白霜。

万浩,废物就是废物,你以为凭你更天境界的实力就想战胜我第七重天?做梦!古代或许有天俊能够越阶挑战,但那不会是你!实话告诉你吧,万家已经完了,现在已经被杨家清洗的差不多了!识时务的还是放下武器,别做无谓的抵抗,说不定你哥哥我心情一好,念在兄弟一场的份上,饶了你这个废物!万林嘲讽道。

我说你废话这么多干什么,杀了算了!

话音刚落,又一道人影从远处缓慢走了过来,万浩也是认出了此人——杨家少主杨伟!

杨伟一手持铁剑,一手拿着滴血的包裹漫步而来。他的白衣浮星长袍上血渍杂乱分布,长剑的剑线上也残留着血滴,时不时还从上滑落到地上。

万浩,你就不奇怪我杨家为什么不惜破坏平衡敢来屠你万家,而城主世家的叶家却没有一个人出手?杨伟戏虐地说道。

万浩没有说话,确实,如果仅仅是因为家里出了万林这个内鬼而覆灭,叶家不出手还说的过去。可现在掺和了杨家,叶家不出手就有些不合常理了。

叶家不仅作为三大家族之一,而且身为城主世家,没有理由不懂得平衡之道。唇亡齿寒,休戚相关!万家的覆灭对于叶家来说只有害没有利。那么,让叶家只能眼睁睁看着万家覆灭却无动于衷的理由也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杨家拥有了绝对的实力,一个连叶家都不能阻拦的绝对资本!

杨放空那个老家伙突破了?万浩思量再三,还是说出了自己最不希望的答案。

三家之所以平衡,正是因为杨家杨放空,叶家叶天玄,万家万尘风都是阴阳真境浊阴境界的强者,彼此实力相差无几。可一旦有人突破到清阳境界,那便拥有了绝对的实力,即使另外两个浊阴境界的人联手也未必能在他的手上撑住三招,这就是境界的差距,先天难以弥补。

哈哈,万浩,你果然比你大哥和父亲聪明。对了,有个东西差点忘了。在你死前,我先送你一份礼物吧!说完,杨伟便将手中的包裹扔向了万浩。

包裹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便自动解.开了。万浩顺势看去,顿时双眼充.血变得通红。

畜牲!我要杀了你们!万浩愤怒了,父亲和大哥竟然已经被击杀,两个人的头颅明晃晃地被扔在了自己的面前。

此刻他已经被愤怒充斥大脑,失去了理智。整个人如同被困在牢笼中许久突然放出的猛兽,不顾一切地冲向了杨伟,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为父亲和兄长报仇!

白痴!杨伟冷笑一声,手中的长剑脱手而出。

星辰斩!杨家《星辰诀》绝技被他施展出来。

长剑在空中肆意地武动,化作道道流影,如同璀璨的星辰,变化莫测,难以捉摸其真实轨迹。

剑影如星,剑体如辰,剑气纵横。

万浩已经被无数的剑气割得体无完肤,身上都是带血的剑痕。当天际最后一道流影消失,万浩只觉得握枪的右臂突然一轻,随后一道血箭从臂膀处射出散落在地上,阴森的白骨和模糊的血肉传来的疼痛刺遍心扉,地上赫然躺着自己的手臂。

啊!杨伟你不得好死!万浩怒吼着,骨肉相连,断臂疼痛钻心。脸色也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煞白。

哈哈!我不得好死?我只知道你已经快死了。其实你只猜对了一半,不仅我父亲突破了,我也突破到了阴阳真境!说完,杨伟四周的元气一震,一股平常只有在父亲身上才能感受到的威压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足足将万浩震飞。

天道无眼,灭我万门,小人得志,踏入真程!若让我从头再来,我定当血洗杨家满门!万浩仰天长啸,眼角隐约间已经有些血泪。长发在秋风中飘逸,鲜血将紫袍染得更加深沉。

漫天的枯叶,似乎在营造着他的悲凉。

死吧!杨伟目光一炯,阴阳真境强者的威压疯狂的席卷万浩,将无力的他撕碎在落叶之中。

啊!!!万浩一声惊呼,从卧榻之上惊坐而起。他大口喘着粗气,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白色的内衣也被汗水沁湿。

万浩四处看了看,锦帘黄花梨木床,流云衍星屏,一切都和自己的房间布置的一模一样。想到这里,他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看来,只是一场梦魇。

浩少,你怎么了?侍女雨辰听到万浩的呼声后,立刻从门外赶了进来,看到坐在床上,汗水沁湿内衫的万浩关切地问道。

没事,做了噩梦而已。雨辰,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万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问道。

已经辰时了,其他的少爷早已前往练武场,浩少你也快点起来吧,迟到了,庞教头估计又得罚你跑了。雨辰捂嘴偷笑道。

切,不就是罚跑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要被罚跑那都是因为你喊我晚起了,我在那里受虐,回来后看我不打你屁屁。万浩开玩笑地说道。

雨辰三岁便进入万府并称为万浩的贴身丫鬟,两个人一起长大,彼此的感情比较深厚,所以言语间根本不像主仆关系。更何况雨辰也是唯一一个在自己从天才变为废物后依旧坚守在自己身边的人,就冲这份情万浩就不会把她当作仆人看待。

浩少你好坏!羞死人了!雨辰被万浩说的脸色一红,娇羞的跑出了房门,留下一阵处子的幽香久久不散。

看着雨辰远去的身影,万浩的嘴角露出了笑容。他一边整理衣裳,脑海里一边回忆梦里的内容,心里总会产生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

一年了,现在是整整一年!从十六岁礼以后,自己的修为就再也没有提升过,真实和梦境似乎有些相近。如果梦真的会成真的话,那么万家也就意味着还有一年就会灭亡!

想到父亲和大哥惨死的样子,万浩的心都微微一颤!

小子,刚才的东西你都看见了吧?一个陌生的声音在万浩的耳边响起,吓得他四处观望,愣是没有发现一个人!

谁?是谁在说话?

小伙子,淡定点。我叫乾坤万化符,就挂在你的腰间!声音再次响起。

万浩闻声立刻向着腰间摸去,此时突然看见这枚玉佩上竟然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更重要的是此刻它竟然自动悬浮起来,轻轻的旋转着,散发出雾蒙蒙的光亮,其内部更是有淡淡的金光闪烁着,那声音再度响起,我是天地诞生之初孕育而生的玉符,因为在远古时期的无量劫难中遭受重创,陷入沉睡,经过千万年的恢复以及你这一年来持续不断的温养才将我唤醒。

万浩一听这话,瞪了瞪眼睛,惊讶地说∶我这一年来什么时候温养你了?我怎么不知道!

乾坤万化符身体晃动了一下,道∶你难道没有发觉你自从得到了我之后,元气总会莫名其妙的消失?

万浩听了顿时一切了然于胸,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什么都是我搞的鬼,话别说的这么难听嘛,咱这是互帮互助,再说了,刚才你不也通过我看到了你的未来嘛,咱俩扯平。乾坤万化符毫不在乎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家被灭门是未来会发生的事!听到这话,万浩关注的方向发生了变化,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理论上说是对的,可是现在我被你唤醒了,那么一切就有可能改变。乾坤万化符仿佛根本不在意结果,随意地说道。

什么意思?万浩从乾坤万化符的言语中感到有些话里有话。

没错,你看到的是未来,可是现在是现在,未来是未来。未来的发生是以时间为媒介,在现在的基础上推演产生的。乾坤万化符漫不经心地说。

万浩一脸木讷,显然被他说的有些云里雾里。

乾坤万化符看到万浩的神情,瞬间有些无语,没办法,智商是硬伤,这个无解。

说简单点就是未来是不可确定的,而现在是确定的。如果现在有些事情改变了,未来的发生就会一定程度的改写。懂?

你是说,现在如果采取一些措施,也许我看到的事未来不会发生?万浩问道。

天呐,你终于明白了。乾坤万化符有些谢天谢地地说道。

这么说你有办法改变?万浩半信半疑地问道。

那是自然。我可是无所不能的乾坤万化符,虽然说现在的我还没有完全恢复到远古时期的能力,但是充当你的老师还是绰绰有余的。乾坤万化符相当不谦虚地说道。

老实说,要不是看在你为我贡献了一年的元气,将我唤醒,我才懒得理你,的速度堪比蜗牛,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还敢在武道路上混的。乾坤万化符嘲讽道。

什么?我慢?你有脸说我都没脸听。要不是你,我怎么会一年来都停留在第四重天!万浩不服气地反驳,自从知道自己突然变得废柴的原因后,一年以来积压的憋屈都在这一刹那爆发。

因为我?拜托,小子,想当年我纵横天下的时候我可是指点过一个十五岁就已经是神道境界的小屁孩,你今年好歹也十七了,才到达九天真境第四重天,就这还好意思说你速度快?乾坤万化符的一席话瞬间让万浩饱受打击。

十五岁便达到了传说中的神道境界,这怎么可能?就是在娘胎里的时候便开始也不可能做到啊!不对,一定是这家伙编造的谎言来打击我的,他的话顶多只能信五成。

就算你指点过天才那又怎么样?你现在不依旧在这里,靠着我的元气才复苏。万浩回道。

这是个意外!你小子竟然敢看不起本大爷?乾坤万化符化成一个三十几岁的男子虚影暴跳地说道。

没有什么看不看的起的,是我之前根本就没有在意过你。要不是因为你是我母亲送给我的礼礼物,我早就扔了。万浩故意激怒乾坤万化符道。

你丫的!本大爷不发威你还真的认为我在吹牛啊!小子,你敢和我打个赌不?

打赌?打什么赌?万浩来了兴趣问道。

如果在一个月内我让你突破到阴阳真境,你以后就做我小.弟听我的怎么样?乾坤万化符挑衅地说道。

如果你做不到呢?万浩反问。

做不到那你万家就注定要被灭了。

你这是坑啊!合着横竖都是我吃亏!万浩说道。

怎的?怕了?那你别赌啊!反正到时候死的又不是我!乾坤万化符威胁地说道。

你!!算你狠,我赌了!

说吧,你打算怎么赌?万浩问道。

这很简单,要学会打人首先就得学会被打,以你现在的体质弱的跟一张宣纸似的,一阵风就能把你吹飞了,你还是先弄点生灵水来,我帮你炼体!说着。乾坤万化符感觉到元气有些难以支撑,身上的光芒越来越弱,便立刻回到乾坤万化符内。

万浩身为万家家主的次子,地位不低,自然知道生灵水的作用。这只是用来增强体质的一种药物,但药效十分的微弱,在凤鸣郡随处可见,根本不值钱,真不知道乾坤万化符在搞什么鬼要这个东西。

不过此刻他已经没有退路了,除非自己进阶,否则万家的灭亡便会成为板上钉钉的事实,他已经在梦里经历过一次,不想再有第二次!为了自己,为了家人,纵然有些离谱,他也要去试一试,有一线希望,总比混吃等死好。

天际,一道刺眼的阳光射进屋来,万浩顿时记起来还要去练武场,想到庞教头老板的脸,万浩打了个冷颤,立刻佩戴好乾坤万化符,奔出房门,朝着练武场方向跑去。至于生灵水,那就等上完课再去找父亲要吧。

练武场,距离万浩的房间并不远,转眼间,便已经能够看到练武场的轮廓。

砰—砰—砰—砰!

哈—哈—哈—哈!

拳风呼啸,空气震荡。

万家的子弟们动作矫健,有的如饿虎扑养,有的如狡兔搏鹰,有的如白鹤亮翅,有的如蛮象怒击。。腰身合一,拳中带劲,打得空气作响,令人心神震荡。

万浩迅速地向着练武场跑去,当看到其他的兄弟姐妹抬头挺胸,笔直地站成一列后,他的心咯噔一下,暗道∶完了,又得挨罚了。

果然,当他距离队伍越来越近时,一个身穿白袍的中年人,身高九尺,昂藏巍峨,气宇轩昂,靠近他,使人仿佛面临一座大山,压迫有力。严肃而有棱角的脸庞,让每个人都充满着敬畏之情。他就是是万家仅次于家主万尘风的高手,万尘风义结金兰的兄弟,在江湖上拥有霸王掌之称的庞先元!打的一手好掌法,就是面对阴阳真境的万尘风也能坚持在十几招下不败。

万浩见状,连忙跑上前来,抱歉道∶对不起,庞叔,我来晚了。

来晚了?一句对不起就行了吗?作为一个武者,如果没有坚定的意志如何能走下去?时间,一个意志力表现最基本的要求都无法做到,你不应该对我说对不起,而是应该对你自己说!庞先元丝毫没有因为万浩是万尘风的儿子而给予特殊待遇,见到万浩迟到,就是一阵当头棒喝。

所有人都给我听着!由于你们有一人迟到,集体围绕练武场,给我跑十圈,只要有一个人只撑不住,就集体再加一圈!庞先元一身大吼,所有人的神经在一刹那间绷紧。

什么?十圈!有没有搞错!队伍中不少都是万家核心成员的子弟,他们平日里娇生惯养,现在让他们跑十圈,这和直接要了他们的命没有什么区别。

就是,迟到的是这个废物,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要受罚也是他去,凭什么要我们一起?万浩五叔的儿子万宇不服气地说道。

我说万浩,我们这里就你的修为最低,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已经停留在第四重天一年多了吧!你说你这个没天赋的人在这里干嘛,根本不适合,还要死皮赖脸的来,你来也行,但不要连累我们!三叔的儿子万峰直接将怒火撒在了万浩身上,要他练武还行,跑步,这根本难以忍受!

万浩看了看万峰和万宇,没有多说什么。这两个人在这一年之中没有少欺负自己,他早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万林,那个将来灭掉万家的内鬼,竟然十分淡定,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冷冷地看着事态的发展。

闭嘴!庞先元忍受不住,一声怒吼制止道。

就你们这抱怨的功夫,一圈都已经跑完了!这件事情难道就应该全部归咎于万浩吗?难道你们没有错吗?庞先元说道。

我们有什么错?万玉身为家中的长女,自然也是极其看不惯万浩,特别是现在无缘无故被罚,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你们认为你们没有错吗?错!你们都有错!你们都是万家的子弟,都是一个整体。如果你们拥有团队意识,就会提醒一下彼此,就不会导致他今天的迟到。一个家族的繁荣昌盛,更多依靠的是全家人的共同努力,你们没错?谁有错?难道我错了吗?庞先元的言语中蕴藏了一丝的元气,震的众人的耳膜都有些疼。

万玉他们知道庞先元的身份,也从话语中听出庞先元的愤怒,便不敢再多说什么。他们恶狠狠地瞪了万浩,便向着远方跑去,围着练武场跑起来。

万浩自从从天才跌落到废柴,地位早就一落千丈。在这个以武为尊的国度,无论你从前的身份是什么,只要你有实力,你就有绝对的话语权。而对于这些,万浩早就习以为常。

他看着远处奔跑的众人,身形一动,也加入其中。

万家的练武场,说大也不大,可说小也不算太小,足足有一千平方米,万浩绕着边缘跑步,尽量降慢速度,调整呼吸的频率。

呼————吸————一呼一吸自然调节着,极点的到来,也丝毫不影响他的速度,不知不觉,汗水已经沁湿他的衣衫,更奇特的是,这次跑步他为了锻炼体质,并没有调动体内的元气,而此刻体内的元气却有些躁动不安,似乎急剧增多,隐约间竟然要突破瓶颈,冲击第五重天睟天境界。

这是怎么回事?一年多没有任何迹象的元气,竟然在跑步中就开始沸腾了?可是万浩终究心性还是比较沉稳的,下一刻就稳住了心神,不让呼吸散乱。

步依旧跑着,不知不觉,夜幕已经在时间的流逝中悄然降临。而万宇,万林等人早就凭借着元气迅速跑完十圈回房了。

最后一圈,万浩终于跑完。他缓缓停下脚步,大口喘着粗气,汗水顺着额头滴落在布满沙土的地上,清晰可见。

心跳,呼吸二者可以连接成一体,以元气加以控制,可以达到同步的境界,体内的血液也会因此而增加生力,聚力于一,这正是进入第五重天的要点!

想到这里,万浩笑了,没想到这次他因祸得福,竟然在散步中领悟到了第五重天的精要,体内轰鸣,一股暖流从丹田之处涌出,沿着身体各处经脉向着肚脐汇聚。

咚!咚!咚!一阵闷响从他的腹部传来,随即万浩便感觉到体内的元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九天真境,第四重天和第五重天是一道坎,只要跨过了,后面突破就更加顺利了。

此刻的万浩细心地感受着体内元气的流动,精纯,活力的元气温养着他的全身,刚才因跑步而产生疲惫顿感全无。一股喜悦之情展现在他天真无邪的脸上。

眼看着时间也不早了,练武场也仅仅剩下他一个人,想到乾坤万化符的提醒,万浩这才从突破的喜悦中反应过来,向着父亲万尘风的住处跑去。

万家万尘风的住处,大哥万云恰巧此刻也在房内。万浩进门的一瞬间,万云立刻就发现了小.弟身上所散发出与众不同的气息。他的眼睛一亮,喜悦道∶小.弟,你突破了!

万浩点了点,脸上也满是喜悦,兄弟两个无言的紧紧抱在一起,此刻,他们的心连在一起。沉寂了一年,经历人情冷暖,被无数暗地的嘲讽,这一刻终于向别人证明,我,万浩,不是废物,武道依旧适合我!

万尘风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岁的男子,他身着紫阳黑水袍,举止透露一代家主的稳健,即使听到自己沦为废物的儿子突破的消息,也只是欣慰的一笑。

小古,做的好。万尘风平静地说道。

万浩点了点头,父亲的话虽然听起来平淡不惊,但是他知道父亲心中的喜悦。

爹,我来是想问你要一些生灵水。万浩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生灵水?小.弟你要这种没用的东西干嘛?万云对于万浩突然想要生灵水很是好奇。

大哥,这是我的秘密,现在还不是能让你们知道的时候。万浩神秘道。

哈哈,你小子,还在爹和我的面前装神秘。罢了,你的秘密就你的秘密吧,大哥不问便是。爹那里肯定是没有这种下等地东西,不过我这里倒是有两瓶,本来想用来泡脚的,你要就都拿走吧。说完,万云就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两瓶生灵水。

万浩接过生灵水,手紧紧握住,随即便装进了衣袍中,一句话都没说,就急匆匆地跑出了房门,回到自己房间。

这家伙,还是这么冒失,真不知道在搞什么。看到万浩大大咧咧的样子,万云笑着说道。

罢了,他要干什么就随他去吧,这一年他受了太多的委屈了,为父虽然是家主,但是上面也有长老牵制,说实话真的对不起他。云儿,以后古儿有什么要求你就尽量满足,实在不行就来找我。万尘风开口,随后便也走进屋内的密室,开始,原地只留下万云一个人,心领神会地看着父亲遗留的背影,一个转身,也回到自己的密室开始。